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新闻频道>国内新闻
为国寻金——来自“英雄地质队”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的一组写照

2022-11-24 22:19:56

来源:大众日报 01版  



■编者按 不久前,在被国务院授予“功勋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地质队”荣誉称号30周年之际,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全体地质工作者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矿产勘查工作取得的成绩,表达献身地质事业、为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贡献力量的决心。10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给六大队地质工作者回信,对他们弘扬优良传统、做好矿产勘查工作提出殷切期望:“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发挥更大作用,为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作出新贡献,奋力书写‘英雄地质队’新篇章。”这支威名远扬的英雄团队,再次受到举国瞩目。

总书记回信的六大队,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在为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的拼搏中有怎样的担当、突破与付出?近日,本报记者深入采访,撷取了六大队为国寻金最具说服力的一组写照,相信会给读者一个直观生动的答案。

□ 本报记者 李 振 付玉婷

卢 昱 彭 辉

宋 弢

担当

就如“含金量”本身就意味着质量、成色一样,黄金,这一化学元素周期表中的79号,有着超越种族、宗教、国家和历史界限的非凡能量,是衡量一个国家发展水平和抗冲击能力的重要指标。

在相当长时间里,我们国家面对着“含金量”不足的窘迫: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勘探到的黄金储量,基本是一张白纸,年产量只有6吨左右。此后30年间,全国金产量不到300吨,平均每年不足10吨。而到2020年底,局面已发生巨变:全球探明黄金资源总量10万吨,我国达14727.16吨,约占15%,仅次于南非居世界第二;当年,全球产金3478吨,我国达365吨,自2007年以来连续14年位居世界第一。

这背后,是共和国寻金人成色足赤的付出。居首功的,就是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以下简称“六大队”)。

1958年,在新中国建设对黄金需求日益凸显时,六大队的前身、一支以寻找金矿为主攻方向的地质队应运而生。随后的64年间,六大队累计发现藏金量2810吨,占全国1/5,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找金第一队。

更重要的是,它担当起为全国黄金勘探“打样”的使命,以一己之力,接连拓展我国黄金产业的新版图——

“大断裂只导矿不储矿,因此金矿只会形成于石英脉中。”新中国成立后长时间里,这一前苏联找金的“金科玉律”,束缚着我国黄金勘探工作者的脚步,也成为国家金资源生产长期徘徊的根源。

突破困局的是六大队。自20世纪60年代起,经过20多年的不断摸索,六大队首创“大断裂也可以储矿”的“焦家式”找矿理论,全国金矿勘查的境界从此大开:在胶东,经长期剥蚀分割而破碎的低缓丘陵、盆地边缘,以不足全国0.27%的陆域面积,探得全国30%的黄金储量,一跃跻身世界三大黄金富集区。同时,在河南、广东、广西、辽宁、内蒙古等地,凭借新理论指导,相继发现了众多该类型金矿。1985年以前,六大队勘查到的黄金总量,占全国的1/3,“焦家式”理论在全国推广后,这个数字变成了1/5。此消彼长,彰显的正是六大队的“打样”作用。

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全国浅部矿基本探完,黄金开发再入低潮期。作为全国产金第一重镇的山东,2005年前后黄金保有储量只剩下625吨,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新增量,按当时生产能力仅能维持开采8年左右,到2010年,将有85%的矿丧失生产能力。

国家有难题,再次挺身而出的又是六大队:新世纪之初,六大队在莱州寺庄矿区深部探得特大型金矿,在全国率先实现“攻深找盲”的重大突破,为打开神州大地深层第二找矿空间提供了关键理论与技术支撑,再一次开启了全国金资源勘探开发新局面。

摊开六大队金矿勘探重大成果展示图,六大队技术总监鲍中义专门给记者提示了两个收获累累的高产期:20世纪90年代之前,莱州焦家两处超大型金矿、招远大尹格庄特大型金矿、莱州仓上的全国最大露天金矿……接连报捷;2005年,再一次遽然发力,莱州寺庄、莱州纱岭、乳山西涝口、招远水旺……又一批超大、特大矿喷薄而出。

这与中国黄金勘查史中的两个“黄金时代”高度重合:1985年—1994年,全国黄金探明储量快速增长,年均增长率11%左右;进入新世纪,再一次稳定增长,于2007年成为世界第一产金大国。

这就是六大队在提高国家“含金量”中的担当。

突破

“铁矿、铜矿、铅矿等普通矿种,岩石中目标元素达到百分含量,即10的负2次方,就算成矿。而对金,这个数字是10的负6次方,即一吨岩石里至少要找到1克金。两者相差万倍。成矿带提取的岩芯,到实验室经细碎至粒径200目(0.074mm)的粉末,用火法试金或湿法滴定等检测方法,才能测出矿石中的金含量。”六大队地质勘查处的范家盟,这样向记者介绍金矿勘探的“技术含量”。

“所以,找金的难度堪比大海捞针。在全球,找金矿都被视为一项风险投资。成功率多少?千分之零点七。”范家盟说。

1985年与“两弹一星”同获首届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的“焦家式”理论——《焦家式新类型金矿的发现及其突出的找矿效果》,是我国黄金勘查领域最重要的理论发现。其突破在于:从石英脉型单一成矿,拓展到大断裂带蚀变岩型也可成矿。原来的石英脉只有一两米宽,蚀变岩大断裂带宽度则达到了几百米,范围大大扩展了,但相应的,单位含金量由石英脉通常一吨含金十几克,变成了大断裂带的只有几克。因此潜台词很清楚:找金的难度大大提高了。

找到或是找不到,金矿都在那里。只有对探矿规律钻之弥深弥坚,才能从“无”到“有”找到金矿。

像“焦家式”理论一样,六大队找到的矿,往往都伴生着独创的成矿模式和找矿理论,其找矿史,其实是千淘万漉、吹尽狂沙的科技攻关史——

热隆-伸展成矿理论:在地质碰撞过程中,压力温度改变,深部热液上来,金矿很容易在这条带上跑,所以必须紧盯。

阶梯式成矿理论:金矿比重大,斜坡缓处更易沉积成矿,陡的地方则不易存留,所以打钻必须选缓处打。

……

弥深弥坚。地质人员文子中家离单位只有半公里,但因怕回家干扰思考,索性住在单位,连饭都是爱人送来,自愿做“找矿囚徒”。地质专家李士先,满脑子都是构造、应力、变形,去食堂买饭,递上饭票,饭没拿转身走了;上街买白菜,回来一看菜是空心的,只好全部剁碎了喂鸡;吃饭时,突然沉浸在地质构造思索中,把矿石当作馒头放进了口中。“焦家式”理论重要参与者张裕之,在三山岛会战中担任技术负责人,多病并发,膝盖肿得吓人,生活不能自理。他让人在炕前放个凳子,把雨衣铺在地上,在炕上苦苦钻研,大小便从炕上挪到凳子上,再从凳子上挪到雨衣上去解。闻讯从百里外赶来的妻子,看到他这个样子,禁不住放声大哭。

后来,人不行了。妻子问他:“你现在想什么?”

他吃力地睁开眼:“就想把那篇论文提纲写完。”

2002年,探矿工程处工程师董泽训带队进入青海戈壁滩。遍地鹅卵石,钻锥跳动、钻杆摇摆,怎么也钻不进去。大家不分昼夜吃住在工地,18天后,他们发明了跟管钻进:外面一根管套里面一根管子,套管超前压入,钻具跟进。不要小看这一项突破:一直困扰着全国地质界的松散地层钻探难题一举解决了。

如果找矿是找到河,钻探就是撒网捕鱼。随着浅部矿的基本探尽,钻探的作用就更为关键。像跟管钻进一样,六大队在钻探领域一直引领着同行业发展:2019年,在水旺庄会战中,六大队钻探施工至地下2000米,仍然触及不到矿体。瞄准地下3000米,他们发起攻坚。漏失地层封堵、金刚石钻头寿命低、卡钻……一个个深孔技术难题相继被征服;小口径钻探超深、超径、超斜……多项全国纪录一一刷新。这一个项目就获得了6个发明专利。

如今,行业钻井深度一般不超过500米,六大队却能达到4000米。1500米、2000米以上的深井,六大队分别打了367个和93个,3000米以上的打了3个。全国第二届钻探技能大赛,六大队的3个员工代表山东出战,分别获得个人第1、5、9名,拿回了团体第一。

“全国钻探看山东,山东钻探看六大队。”董泽训嘶哑着嗓子,话说得底气十足。哑嗓子是发明跟管钻进时,在他生命中留下的印记:当时,连续18天盯在工地上,急火攻心,咽喉肿得只能以流食代饭;打钻成功了,嗓子却再也回不到从前。

成立以来,六大队摘得了67项省部级以上找矿科技奖。凭借着不断攻关突破,在探金这项风险投资中,六大队命中率遥遥领先于全国同行,相比世界最高水平也不落下风。

乳山西涝口矿区,至少有10支勘探队在这里折戟,最后出矿的是六大队;内蒙古一处矿山,采褐铁矿时发现了金矿的痕迹,请了几家队伍打钻,结论都是无解,后来找上六大队,打出了6吨大矿,按一吨价值4亿元算,几百万元投入换回了24亿元;澳大利亚澳华公司,在水旺庄矿床上投了500多万元一无所获,心灰意冷,以1美元转手给了六大队,六大队接过来就连续找到了大矿;美国专家来六大队观摩,本想帮助六大队找矿,参观之后,转而邀请六大队到他们那里传授经验……

“我参加过打钻的项目有20多个,基本都找到矿了。”范家盟谈起这个话题,歪头使劲想了想,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还真没有一无所获的呢”。

这种事情多了,同行业一旦有了某地能否找到矿的讨论时,常拿六大队来“说事”——

“别的队找不到,六大队来了准行。”

或者,“有金矿的地方就有六大队,有六大队的地方就能有金矿。”

付出

凡是矿产,一般生成于地质异常之处。所以地质界有一句行话:找矿围着异常转。

可换一个角度看,地质异常处,通常是对生存提出极端考验的地方。

人随项目走,六大队人足迹遍及全国甚至全球环境极为恶劣的地方。记者与几位项目在外的六大队人连线,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工作环境:驻西部办事处副主任马晓鹏,如今在青海省海西州纳西工地,国道(沥青路)400公里后,就没固定的路了,剩下90多公里要靠翻山越岭,经过4条河流,才能到达营地。苏丹项目部工程处的张朋,驻扎在“死亡之海”撒哈拉沙漠边缘,地表温度高达70度,鸡蛋放在地上一会儿就熟了。董泽训最高的施工点在海拔5800米的昆仑山,每登攀一步心脏都会感到疼痛,人像是随时要倒下……在这些恶劣的环境中,六大队人天地为庐、河川洒汗,一个项目,少则几月,多则以年计算。

黄天梁是苏丹项目部的一员。在苏丹连续工作了14个月后,今年8月回国享受两个月的休假。在万里之外,他同大家一样,逢年过节想念家人时会忍不住掉眼泪,家中有事会揪心得整宿难眠。对他来说,两个月的休假是短暂的,很快又踏上了回非洲的行程,虽然分别已是寻常事情,但“永远都不会习惯”,何况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为不同——探亲这段时间里,妻子怀孕了。

焦金流石、风刀霜剑、山崩水决、毒虫猛兽……风险无处不在。

大队长丁正江给记者讲了一次亲身经历:在新疆矿区,拉着马上山取样,刚过一个山包,后面一声巨响,半个山坡整个塌了下来。澳大利亚项目团队,有一次有人突然惊叫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大家的身后,趴着一只两米多长的蜥蜴,不少人目睹过,一头牛被它咬了之后,走不几步就轰然倒地。鲍中义和同事在山林采样,一匹马的尸体突然挡住去路,身上还冒着热气,惊吓中四处搜寻,一头熊正越跑越远。

2015年冬天,海拔4000多米的青海矿区,偏远得没有手机信号。前一年硕士刚毕业的工程师张琪彬,在这里已经待了几个月。这天,与往常一样,他与一位年轻同事一起进山采样。中午返回时,下起了大雪,专门为GPS配备的6节电池因寒冷失效了。在漫山遍野的碎石中,两人迷路了,只能看着罗盘,沿着等高线摸索。按照经验,绕过一个山口,就应该是营地了,但连续三次都失败了。两人坐下来,不约而同地聊起了同一个话题:国内有几个地质队员,之前在可可西里迷路走不出来了。同样,两人也都对这个细节印象最深:遇难者临终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用手机给亲人录了最后一段话。谈完之后,两人继续摸索着走,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任何话都是多余的。突然,两人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大难不死的狂喜——

一条河。周边大山之间,只有这一条河。看见它,就意味着一定能找到河边的营地。

六大队队员身上,有一些共同的“迷惑行为”。

不脱毛衣。成年在高山营地,什么时候都需要毛衣打底。酷暑三夏,从山上下来,别人都穿短袖还满身大汗,可六大队人仍脱不下毛衣——体内浸透了寒气,根本觉不到热。在山下待过一天后,才能感觉到毛衣有些穿不住了。

理发高手。队员们成年累月身处少见人烟的野外,只能自带工具相互理发,常常理得坑一块、鼓一块,只能放弃对发型的追求,主流发型只剩两种:平头、光头。这样一来,驻外时间长的队员往往更受欢迎——他们的理发手艺大都不错,甚至能理出短寸头、圆寸头这些花样来。

没有忌口。苏丹项目部的张朋,在沙漠矿区待了一年,要吃口青菜,只有近百公里外的城镇才有。去新疆的项目组,顿顿都有羊肉,以前闻到羊肉味就要吐的队员,也只能乖乖服软……所以六大队的队员,从来不会有人问有啥忌口,六大队人没有谈忌口的资本。

李宽是六大队探矿工程处副主任,眼下带着一个项目组驻扎在贵州的大山深处,仍能看到山上散落着不同单位遗留下的设备。之前,当地队伍和其他几支来自各地的队伍,都坚持不住离开了。这支来自胶东的队伍,在当地反被称作“高原铁军”。

“六大队为什么总能找到金矿?一个重要原因是最能吃苦。”李宽这样总结。

在六大队,每次有探矿项目,不管多么艰苦的环境,从不愁没人报名,总会有人争着上。

为什么呢?因为对六大队的找金人来说,有一个朴素的信念:“找不到金子就是没有光彩的事情。”积劳成疾而早逝的张裕之,队上曾多次提出要把他调到机关。他回答:“国家给我的任务是找金,离开野外我怎么找?”

“但归根结底的,还是爱国情怀。因为爱国,大家就会心甘情愿地奉献,这是六大队三代地质人最突出的基因。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复杂严峻,六大队人的心和祖国贴得更紧。”丁正江说,“我们给总书记写信,就是为了让总书记放心:有六大队在,就能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发挥更大作用,更好地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

季宝琪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相关报道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12举报邮箱(未成年人的举报平台):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山东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站疫情防控有害信息专项举报入口:jubao@shm.com.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网暴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社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