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新闻频道>烟台要闻
栖霞市亭口镇衣家村党支部书记 荒山深处新"愚公"

2018-12-03 07:35:36

来源:水母网  



    水母网12月3日讯  (记者 张奕 通讯员 蒋言芳 范永军)“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上山的路修好了,家里通了自来水,这都要感谢政府,感谢衣书记啊!”在烟台栖霞亭口镇衣家村,提起村支书衣元良,村民们纷纷竖起大拇指,在他的带领下,这个受大山所困、有着300多年悠久历史的落后小村庄旧貌换新颜,焕发出勃勃生机。

    决心:宁可干穷,也不能等穷

    由于地处丘陵山区,荒山多、耕地少,自然条件恶劣,衣家村的贫困由来已久,缺水与路难走是村民心中的两块心病。村里的经济来源主要以果业种植尤其是大樱桃为主,水利是农业发展的命脉,山路的狭窄崎岖,让本来缺水的衣家村更加难以满足种植用水。而缺水的现实严重制约了衣家村的发展,为了用水方便,村民们做过努力却得不到最终的解决。

    2009年,在亭口镇党委的动员下,部队退伍后,一直在外经营水果生意的衣元良不顾家人反对,回村担任支部书记。他说,刚上任不久,一名村民女儿出嫁的事情让他感到脸上无光,心中有愧。“当时村里有女儿出嫁,让我当送客,男方家来了六辆迎亲的轿车,但村里满大街都是草垛、垃圾堆、粪堆,迎亲车硬是没停下,当时我感觉脸一麻一麻的。”

    宁可干穷,也不能等穷!衣元良下决心要带领村民拔掉穷根,让老百姓富起来。由于水和路严重制约了村的发展,三十多年的土地承包,百姓们集体观念淡漠,我行我素。衣元良意识到,要想村子彻底甩掉贫穷落后帽子,大伙要重新组织起来。

    钻井成功:衣家人吃上了自来水

    衣家村地势高、水位低,村民饮水仅靠一口咸水井,天旱少雨的季节每天供水不能超过两个小时。家家户户都在自家果园旁边挖湾积蓄雨水,但到了干旱季节,往往是湾湾见底,村民只能提着塑料桶到井边抢水。

    衣元良攻下的第一个“山头”就是吃水。他向朋友借了15万元,当天就把钻井队拉到了村里。吃够了缺水苦头的老百姓既盼着出水,又抱着几分怀疑的态度:多少年了都打不出水,衣元良能行?!衣元良向钻井队下了死命令:“把车上所有的钻杆全都打下去,不然不给工钱!”

    天佑衣家!一口335米的深井成功出水,用两寸半的管24小时也抽不干!衣家人终于有水吃了,有水浇地了!出水的那一刻,全村人像过年一样高兴!

    衣元良趁热打铁,带领群众修了以前村集体废弃的水塘。“干就干高标准的!”水塘建好后,衣元良又建了三个泵房,为今后集中供水打下基础。

    发明工票:“原始股+创业股”使衣家人成“一家人”

    2017年,衣元良针对村里现状写了一份《衣家村现状调查——发展思路》,分析了贫困的原因及将来发展思路,连续几天召开“两委”会,商议成立合作社的事。经过衣元良的几番努力,2017年9月6日,一点园果蔬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全村57户有53户加入,走出了村社合一的第一步。

    与其他合作社不同的是,衣家村合作社采取“原始股+创业股”模式进行运作,“原始股”,就是户口、土地在村的,只要加入合作社,就可以分1个股,目的就是让所有人享受发展红利,不让一个人掉队。创业股,也就是劳动力入股,老百姓可以到合作社打工,不管男女老幼,也不管身体状况怎么样,男工一天120元,女工一天80元,满2000元折合成1个股份,将来可以享受分红,同时还可以用于购买合作社提供的苗木、管道、水费、化肥等。

    由于村里的产业还没有盈利,没钱给村民发工资,衣元良发明了记工的工票,“等我们发展起来后,再抵顶工资和费用。现在已经发了5000多张工票,最多的能有一万五,最少的也有1000多元。”

    说起工票,有件事情让衣元良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村里有个老太太75岁,炎热的夏天,和大伙儿一起修路时突然晕倒,送医院检查是脑瘤,”衣元良含着眼泪说,今年4月老人离世,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工资。老人的50多张工票,我却没钱兑现……

    这,更加坚定了他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决心。

    通路:村民齐心开辟山路5.5公里

    一条平坦的山路实现了几代人的梦想,当记者坐在大巴车里沿着平整的盘山路一直向上走时,路边错落有致的挡土墙映入眼帘,想象着村民一砖一砖垒砌的场景,是怎么样的力量让村民如此齐心协力,完全靠人力修好了一条5.5公里的山路。这是衣元良攻下的第二个“山头”通路。

    因为山坡陡,以前没有路,需要先在悬崖上打炮眼崩石头,有的悬崖高20多米,胆小的连向下看一眼都不敢。村民们在打炮眼的时候,将绳子一头系在腰上,另一头系在树上,吊在悬崖半空作业,有的地方得连放3次炮才能凑效。到最后,2米深的炮眼打了2300多个,用掉炸药2吨多。5.5公里的山路,近4公里属于“从无到有”,被村民硬生生开辟出来。

    “山路炸开后,全村能动弹的劳动力,上到80多岁的老太太,下到能清理石渣的小孩,还有做完手术刚出院的老人、得了脑血栓的残疾人,全都自带干粮上工地、砸石块、背石头、搬石子、整路面,有的手被震肿了、砸破了,有的身上划出一道道血印子,血呼啦的,但大家咬着牙坚持,谁也不吭一声。”衣元良回忆说。

    就这样,衣家村的村民靠着一锤一锤地碎石、一锨一镐地整平,出了8000多个工,用了7个月的时间,开辟出了1条长5.5公里、宽5.5米的环山路,砌起了3公里长的路边墙。

    辞去上海工作 儿子回村协助父亲

    在外人看来,衣元良回村当支书是个彻头彻尾的“赔本买卖”,不仅扔下了经营十多年的水果生意,还给村里垫资十几万,“自从当了书记,他干脆把这个家都扔了。”衣元良妻子一说起来,眼圈泛红。起初,家里人不理解,可是当看到村里的变化、村民的齐心协力,家人也慢慢理解他、支持他了。

    在儿子衣凯霖心中,父亲衣元良是个严肃又严厉的人,小时候有点儿害怕父亲,长大后才慢慢地理解父亲,也教会了自己许多。“起初非常不理解父亲为村里做的事情,直到看了专题片《衣家村的路》,内心被深深地感动了。”

    今年10月,衣凯霖辞去上海的工作,毅然决然地回到衣家村,帮助父亲一起为村子的发展出一份力。“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教会了我如何做人,明白很多事理以及作为男人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衣凯霖说,父亲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情。父亲节的时候,他送给衣元良一份礼物,还写了信:“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直到长大后才懂得你的不易。”

    “村里平均年龄在70岁左右,现在最缺的就是年轻人,如果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肯回来,别人就更不愿意回村了。”作为村里唯一的一名年轻人,29岁的衣凯霖主要负责如何把农产品打开销路,让村民得到更好的收益。“目前,正在着手搭建微信公众号和农产品可追溯平台,”衣凯霖设想,等村里的苹果、大樱桃、晚熟桃和藏香猪种植成熟起来,结合成产业链,打造衣家村的生态农业游,吸引更多人来村里旅游消费。

    人物档案

    衣元良,男,中共党员,1965年11月出生,1985年3月入党,栖霞市亭口镇衣家村党支部书记。

    自2009年7月担任党支部书记以来,衣元良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忠实履行基层党组织书记光荣职责。为彻底改变制约村庄发展的缺路、缺水、人心涣散等问题,通过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把全村仅有的50多户群众组织起来,带领群众一起闯、一起干,发扬战天斗地的“愚公”精神,靠着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短短7个月的时间,硬是在荒山中开辟出一条5.5米宽、5.5公里长的山路,在山顶建起2座各蓄水800立方米的蓄水池,村庄落后面貌发生根本变化。

    面对困难,衣元良始终冲在前面、走在前列,做给群众看、带着群众干,身先士卒、以身作则,一心为民、舍小家顾大家,展示了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