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百姓餐桌40年变换:从有啥吃啥到吃啥有啥

2018-11-30 09:15:31

来源:水母网   记者 李珑



开发区一家超市内,丰富的果蔬产品,其中不少为进口果蔬。

    1989年烟台人家宴,图中女孩拿的是张裕的起泡酒。

    如今市民下馆子更爱特色与健康饮食

    粮票

    当年的购买证

    水母网11月30日讯(YMG记者 李珑 摄影报道)改革开放40年,百姓餐桌看变化:从以前的有啥吃啥,到现在吃啥有啥。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见证了40年社会发展的巨变。

    每天早晨,家住华茂小区兴隆街的市民刘爱萍都会溜达到离家不远的红利市场,开始一天的食材采购。菜市场上丰富多样的食材,总能让她超出原本的“购买计划”。40年前,一个成年人每年只有360斤口粮,肉蛋都是稀罕物。现在,百姓餐桌上的菜肴越来越丰富,餐饮规模越来越庞大,人们对餐饮个性化的需求越来越鲜明。

    上世纪70年代:吃饭凭粮票购买

    67岁的刘爱萍阿姨家里至今还保存着不少粮票。40多年前,粮票是吃饭的“通行证”,因为太过珍贵,刘阿姨一直放在家里一个黑色的小皮包里。直到粮票取消,她也没舍得扔掉,一放就是几十年。

    这些紫色的、绿色的、粉色的小票票,是一个时代的印记。

    刘阿姨回忆,那时,成年人一年的口粮就是360斤。“并不是360斤大米或是白面。”刘阿姨强调,这360斤口粮里,有60斤小麦,余下的以地瓜、玉米为主,还有部分大豆等小杂粮。家里吃的油,靠的是每人每年分配的18斤带壳花生,也是包含在口粮里。这18斤花生,能出4斤左右油,3.7斤-4.2斤左右的花生米饼。

    “鸡蛋可是稀罕物了。”当时的鸡蛋大的6分钱一个,小的5分钱一个,在农村,一个鸡蛋就能换半斤盐。家里老人孩子过生日时,就会得到一个煮鸡蛋,家里的壮劳力却不舍得吃。供销社也有卖酒的,一毛钱一两酒。馋酒的人们不是论瓶买,而是买一两,站在柜台前,一仰脖,“吱溜……”下了肚,喝了就走。

    刘阿姨当时住在芝罘区,是家里的大女儿,下面还有两个年龄相似的弟弟。男孩子十几岁时是最能吃的时候,粮本上的粮食不够吃,父母只好花高价去买小麦,自己上磨推成面粉添补。邻居有的人家没有男孩,只有两三个女孩子的,粮食反而会剩。父母就去买邻居家里剩下的粗粮,给孩子们蒸成窝窝头吃。

    要说条件,刘阿姨家算是当时比较富裕的家庭,父母都是有职位的机关干部。“有次去同学家串门,正赶上了午饭,同学妈妈很热情地留我吃饭。”刘阿姨回忆,同学一家就围着一大锅小米粥吃,并不稠,中间摆着一小碟咸菜疙瘩,连点干粮都没有。“我分到一碗粥,喝完了就是个水饱,回家的路上就饿了。”刘阿姨笑着说:“那时年纪小,能吃,现在晚上也只敢喝一小碗小米粥,倒像是时光倒转了。”

    上世纪70年代,刘阿姨跟着确立恋爱关系的爱人李先生回文登老家过年。那时农村的生活明显有了改善,李先生带城里女朋友回老家前,一遍遍给刘阿姨“打预防针”,说农村的家又脏又破,家里也穷,没啥吃的,让她一定有个精神准备。

    到了村里,刘阿姨进了未来婆婆家,看到小院子收拾得很干净,家里窗明几净。老太太还是小脚,领着她看厢房码得整整齐齐的大白菜,告诉她,过冬的菜都准备好了。又拿出一个小瓦罐,里面是雪白的猪油。房梁上挂着几块肥膘厚厚的猪肉。糊着花纸的斗里,是自己推的白面。

    听说未来儿媳爱吃肉,老太太专门给刘阿姨上锅蒸了一碗肉。大锅下面烧着草和柴,风匣呼呼地拉着,肉香随着热气飘满了整间屋子,刘阿姨说,那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香的一次肉。

    上世纪80年代:下了夜班到西南河吃油条

    “准备了6个菜,蒸了一大锅馒头,菜都吃差不多了,馒头没人吃,烧鸡只有小外孙吃了个鸡翅膀。”11月25日,在市区文化二巷孙军民老人家,周末一家人吃饭,餐桌上最受欢迎的是海米拌白菜心、西芹炒虾仁这些清淡蔬菜,孩子们对白面馒头和肉却不怎么感兴趣。别看现在吃顿白面馒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在上世纪80年代初,白面也是稀罕物,不是天天都能吃到的。

    61岁的孙军民是一位老机关干部,在他的印象中,改革开放初期,玉米面、小米、高粱面仍然是餐桌上的主要食物,白面平均一个月才能吃到一次。

    上世纪80年代,副食品的供应一下子丰富起来,每人每月都有2斤鸡蛋、2斤猪肉、半斤花生油供应,凭票购买。孙大叔住在市区西南河附近,每天早晨,都有一个穿蓝色大褂的男人,推着大板车,在现在的文化广场西南角卖豆腐。也是凭票供应,起早排长队买,很快就卖没了。

    他记得,当时烟台啤酒厂生产一种果味酒,一斤只卖一毛八。因为跟啤酒厂关系好,他跟同事快过年的时候,会挑着铁皮桶打满满几大桶,同事们再用瓶子分装回家。这是过年才有的福利,条件好一点的人家,在家庭聚餐时,桌上会摆上烟台自产的张裕起泡酒、烟台啤酒。

    孙大叔的爱人陈阿姨,在当时的橡胶厂上班。每次夜班有2毛钱的夜班费,中班的加班费是1毛钱。下了夜班,一大群年轻人就一起跑到位于现在文化广场西侧博物馆附近的一家油条店吃早饭。陈阿姨说,这个油条店很有名,只有油条、豆浆、小咸菜。油条一毛钱3根,不大,炸得又脆又香,那时吃着觉得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一顿饭,基本上一天的夜班费就用完了,觉得无比快乐。“相信现在六七十岁的烟台人,都记得那个老油条店。”

    当时的机关食堂也是很多老烟台人的回忆,孙大叔在东风里的机关二食堂吃了好多年。上世纪80年代,机关食堂的菜分甲乙丙丁几个品级,甲菜以肉为主,0.25元一份,都是打给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吃的。那里的大白菜炖粉条被称为“大菜”,味道非常好吃,至今让他回味不已。大白菜炖粉条属于丁菜,5分钱一份,他们一家5口人,一下子打4份,用4个铝饭盒装回家吃。孙大叔说,当时父亲经常下乡,回家吃饭的时候,妈妈就叮嘱他给父亲打一份甲菜,有时候是红烧肉,有时候是溜肉片、红烧肉丸。孩子们眼巴巴瞅着,父亲就会悄悄分给孩子们吃,母亲就会很生气,嫌父亲惯孩子。

    上世纪80年代,原本被称为“资本主义”尾巴的小商贩也渐渐多了起来。孙大叔回忆,市区最先兴起的就是大马路市场。市场从早到晚,人声鼎沸。最开始只是卖蔬菜、卖鱼虾,后来有了服装、鞋帽、小吃摊位。家里的小孩最爱的就是大马路市场的焖子,最早的时候,一盘一两毛钱,用小铁丝叉子吃,怎么也吃不够。“前几天孩子带我去大悦城吃饭,小外孙吃的焖子要10块钱一份,把我吓了一跳。”他尝了尝,觉得不是那个味儿了,原来的小铁叉子,也不见了。

    上世纪90年代:下馆子成为时尚

    “上世纪90年代,是餐饮业最红火的时代。”烟台兴业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校长张兴业,身兼山东省烹饪协会副会长、烟台市烹饪餐饮行业协会副会长、烟台市旅游饭店协会副会长等多个职务。这位从上世纪90年代便投身餐饮行业的中国烹饪大师,对上世纪90年代烟台餐饮业的繁荣历历在目。

    “最火的是海边的饭店。”张兴业回忆,以烟台山医院为坐标的话,向东向西,一排都是饭店。当时刚刚兴起用大盆养小海鲜,家家门口都是一溜大红塑料盆,里面丢个打氧泵,一盆盆的活虾、海螺、蛤,看得人食欲大动。

    当时海边有名的饭店:晶晶、蓝舰、滨海、滨海之家、北来顺海鲜城等,到旅游旺季的时候,都是家家爆满。那时的饭店也没有“宰客”的概念,都实打实地给用真材实料。那时的海鲜也真的好吃。张兴业回忆,招牌菜里,油爆海螺,一盘要用七八两小香螺肉,切透明的薄片,炒得又鲜又脆,一盘只要30元左右。

    北来顺海鲜城位于现在的烟台山医院北门、蓝白酒楼附近,当时有22个雅座,几乎天天爆满。十几元的辣炒蛤,一天卖100多盘。姜汁蛸、姜汁毛蛤、手扒虾这样的特色海鲜,极受食客的欢迎。

    外地菜馆也开始进入烟台。与现在遍地川菜馆不同,当时最火的,是东北菜馆。多数“70后”烟台人记得,李连贵熏肉大饼在上世纪90年代在烟台市区连着开了3家餐厅,家家都是火爆。李连贵熏肉色泽棕红、皮肉剔透、肥而不腻;大饼皮面金黄、圆如满月、层层分离。其食用时辅以甜面酱、葱丝、再喝上一碗小米绿豆大枣粥更增食趣。这让当时的烟台人十分新鲜,一套饼不过几十元的价格,一家三口三四十元就能吃得饱饱。当时一到周末,李连贵熏肉大饼坐的都是一家三口,或是带着老人出来尝个鲜,生意十分火爆。

    除此之外,还有新四平餐厅、大红灯笼高高挂等东北餐厅。另外,粤菜也是上世纪90年代受烟台人欢迎的“外来和尚”。

    1991年11月,由烟台第二饮食服务公司同香港华艺公司合资成立的烟台(香港)粤鲁酒楼有限公司天天渔港正式挂牌营业,这是当时山东省第一家合资的餐饮服务有限公司。主要经营鲁菜、粤菜、朝鲜菜、快餐等饮食服务,附设卡拉OK歌舞厅。也是首家把粤菜和朝鲜菜引进港城的餐饮企业,年收入600万元左右。1992年,这里推出了正宗广东早茶和宵夜,使天天渔港成为烟台市第一家经营早茶和宵夜的酒楼,填补了港城餐饮业无早茶和宵夜的空白,把港城的餐饮业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也引领了港城餐饮业的新时尚。

    同期知名的粤菜酒楼还有艺都影院附近的烧鹅仔,张裕公司下属的远洋大酒店。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远洋大酒店档次很高,食材每天从南方空运,是有钱人的最爱。

    有特色海鲜,有外来品牌,上世纪90年代,市区“八大宾馆”也是美食爱好者的朝圣之地。张兴业回忆,这八大宾馆包括:劳动大厦、毓璜顶宾馆、芝罘宾馆、华侨宾馆、烟台大酒店、东山宾馆、烟中宾馆、烟台山宾馆。八大宾馆住宿条件好,厨师水平也高,一般接待的都是外宾以及企业贵宾,一桌酒席从数千元到数百元不等,并非普通市民能消费得起的。

    “那时还有一个特别有名的,老少皆宜的餐饮形式,就是烧烤。”张兴业说,烧烤开始从学校门口这样的地方起家,最初就是自行车辐条上串几块肉,烤的时候撒点盐和五香粉、辣椒粉,1元钱能买5串。后来,海防营出现了老张烧烤等“品牌”。现在的中年人都记得,当时最火的烧烤就是“大展烧烤”。当时的“大展”一连多家烧烤店,生意都不错,最火的就是玻璃房烧烤。“大展玻璃房烧烤”的肉是腌制过的,在当时是一个创举。那时还没有烤蔬菜,海鲜也局限于鱿鱼等少数几种。客人进了屋,先要一盘毛豆、花生米,一扎啤酒等着,点好烧烤,慢慢吃着喝着。朋友凑一起,一顿能吃上几个小时,谈天说地,好不快哉。

    20世纪:点点手机,美食送到家

    接近中午11点,在市区解放路世茂大厦一家培训机构从事营销工作的朱媛媛在同事提醒下拿起手机,再次面对一天中最难的一道选择题:中午吃什么?

    朱小姐的手机上,美团外卖、大众点评等外卖点餐软件一应俱全,上个月,她点了8次百纳观澜餐厅的盒饭套餐,对酸辣厥菜粉很钟情。再上个月,她偏爱万达金街的豚骨汤饭,一周就点了3次。在朱小姐工作的这座写字楼上,像她这样的“外卖达人”数不胜数。一到中午,穿着黄色、蓝色、红色外套的送餐小哥挤爆电梯,手里拎的是在这里工作的“80后”、“90后”们从手机点的盒饭、麻辣烫、汉堡甚至拉面、蛋炒饭。21世纪的年轻人,迅速接纳了外卖这种省时省力,坐在办公室就可以饭来张口的新事物,让成百上千的外卖小哥凭自己的勤劳月入八千,一跃成为职业新贵。

    朱小姐的妈妈却对女儿吃外卖这件事深恶痛绝。这位会熟练使用微信的“60后”不断转发“外卖的危害”贴子给女儿,前段时间外卖使用垃圾食材的视频,她硬逼着女儿看了一遍,对于50多岁的中老年妇女,朱妈妈更关心的,是如何吃得更健康。

    菜市场上,朱妈妈拿起土豆,又放下。“怎么这么大,会不会打了膨大剂?”她边挑选边告诉记者,现在这个季节,花菜正当时。现在人们对健康比较重视,一日三餐讲究荤素搭配,还要每餐搭配一定量的水果。鱼虾要吃活蹦乱跳的,蔬菜要吃有营养的,比如西兰花是抗癌的,芹菜是降血脂的,山药是延缓衰老的,西红柿是防辐射的,大家关注更多的是蔬菜的营养价值,而不是价格。

    进入21世纪,人们的饮食观念已经迈上了一个新台阶,追求更加精细化。红利市场、九田批发市场、文化路市场等农贸市场,猪肉有土猪肉、黑山猪肉、普通猪肉之别,鸡蛋有农村鸡蛋、跑山鸡蛋和普通鸡蛋可选,消失已久的高粱面、糙米、玉米面等粗粮再度回归餐桌。过去上不了台面的农副产品,如今却成了菜市场里的香饽饽。朱妈妈一家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从农村朋友那里订购烟薯25地瓜,一次要买一两百斤。“以前人们吃的都是粗粮,身体没啥大毛病,如今吃得好了,高血压、高血脂、心脏病等各种富贵病就来了。”朱妈妈告诉记者。

    朱妈妈也跟着女儿学会了用手机买食材。现在从“淘宝”、“微信”上,都可以买到进口牛奶、零食。通过天猫国际,朱妈妈双十一买了两罐美国进口的坚果、德国进口的牛奶、澳大利亚进口的低脂奶粉。下单一星期左右,东西就从保税仓库送到了家。“这在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