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上的烟台:方寸邮票承载历史 折射40年发展繁荣

2018-09-28 09:10:40

来源:水母网   记者 孙长波



    

1878年,清朝政府海关试办邮政,首次发行中国第一套邮票———大龙邮票,烟台为五个首发地之一。

    水母网9月28日讯(YMG记者 孙长波)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烟台的集邮市场开始从偷偷摸摸到逐渐兴起,经历了1996-1997年的大繁荣,2006年规范化的邮市昙花一现。而最近十年以来,随着物资供应的充足丰富、网络应用的快速兴起、业余兴趣的广泛传播,集邮市场逐步进入平淡期,而连环画、钱币、字画、红木家具、珠宝甚至紫砂壶、大杆秤等等收藏品百花齐放春满园。

    70年代:集邮以交换信销票为主

    文化大革命期间,集邮也成了破“四旧”的对象,明面上也不能集了,只能偷偷地进行。

    七十年代末,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集邮活动也开始复苏。那时候,不像现在,既没有邮票公司进行邮票预订,也没有集邮协会进行集邮指导,集邮爱好者们下班后,或是星期天的休息时间,聚集在烟台山下邮局、市工人文化宫或者西南河邮局,或树荫下,或石桌上,甚至钢丝床上,拿着多余的邮票,相互翻看,寻找交换自己的缺票。

    “为什么兴趣爱好从集邮开始?主要是集邮的门槛低,低到不花钱。那时候,集邮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主要是集信销票,信销票是指作为邮资使用过的邮票,因为几乎都没有多余的钱买新邮票。信销票来源渠道无非那么几种,一种是从自己家中的信封上揭取邮票。当时几乎每一个家庭都与亲朋好友有着信件往来,信封上的邮票就可以加以收集。第二种方法是从不集邮的亲戚朋友处收集,只要向他们说明自己集邮的爱好,并且只要信封不要信纸。第三种是直接向自己熟悉的工作单位的收发员去要,请求他们支持。等到自己的信销票收集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与朋友进行交换了,用自己多余的邮票交换到自己缺少的邮票。”市集邮协会秘书长姜涛说。

    八十年代初,我市在文化宫举办了第一次邮节。“仅烟台职工集邮协会就300多人,大多数人都是以交流为主。”烟台知名的邮票收藏专家、原烟台海港公安局政委范志军回忆起当年的岁月记忆犹新:“有一天,一个外地人看了我的邮册后,要买我多余的十几枚特4广播体操信销票,我说不卖,我还要用它交换我短缺的四枚特4票。他一听,便对我说他多余一套新票,还想集一套信销票,我把还差4枚的特4和这些多余的票给他,他给我一套新票。我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后来才知道,再版票的出现是建国初期,由于原版票的发行量很小,不能满足邮政的需要而再版发行的,共有十几套纪、特邮票,原版与再版票在市场上价格差异相当大。现在原版票价格在一万元左右,再版票大约是150元。当时的信销票价格一般是新票的三分之一。”

 
1987年,国家邮电部发行了“中国古代四大名楼”纪念邮票一套,蓬莱阁与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并列为四大名楼。

    80年代:家中的余钱都买了邮票

    1982年前后,集邮者的经济条件开始改善,集邮队伍进一步扩大,传统的信销票集邮方式向新票集邮方式过渡。马路市场也有了一定的钱物交易,邮票价格在这种交易中基本形成,邮市投资呈萌芽之势。

    八十年代初发行的红楼梦邮票是十二枚一套,加一枚小型张,分两次发行的。“买到第一次发行的六枚邮票后,就经常惦记着另外六枚的发行。有一天,爱人给我二十元钱去买东西,途中正好路过大光明邮局,就顺便进去问一问,看另外六枚来了没有。邮票没来,倒是小型张来了,接过一看,小型张画面设计精美,古香古色,在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竹木幽静的环境中,展现了双玉读曲的经典画面,立刻就爱不释手,没有丝毫犹豫,二十元钱立马变成了十枚小型张。回到家,一顿埋怨是少不了的,老办法,多赔笑脸,多干活。此事也别说爱人埋怨,像这样买邮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记得有一次,一位邮友拿给我一册新邮票要我买下,说是急用钱,我打开一看全是早期的J、T票,还有六枚T48猴票,一看就喜欢,手头也是一下子拿不出所需的七十多元钱,只好让父母出钱帮忙。类似情况还有许多,家里总是剩不下钱。”范志军说。

    同学之间、恋人之间信件往来是比较多的,一些绝招在学生们中间私下流行。“我男朋友告诉我,把邮票撕下来在水里泡一下会有惊喜出现。泡了一会儿,邮票上的邮戳没了,原来他事先在邮票的正面上涂了一层胶水,等胶水化开后,邮戳也就随着胶水散了,这样邮票就可以再次使用了。其实这个主要是好玩,并没有用几次,这也反映出来那个时候的经济条件比较困难,8分钱、两毛钱的邮票都省着用。”想起年轻时这样“节省”邮费,一位邮票爱好者忍俊不禁。

    90年代:集邮大军迅猛扩充

    1997年的邮市行情,到目前为止是绝无仅有、无以复加的,全市的集邮人热情无比、豪气干云,集邮大军迅猛扩充。

    像烟台这样规模的城市,仅在建昌街一处,售邮摊位便有几百个。在当时的情势下,邮票是不愁销路的,只要能搞到邮票,一转手就是白花花的银子,炒邮到了疯狂的程度。“每到周六、周日大展后身邮市上,人山人海,邮票不是一张一张地交易,而是一版一版地交易。邮商利用自己的渠道去北京批发,然后拿回来卖。我当时逛市场,拿着一个大圆筒,类似装羽毛球那样的纸筒,买了大版邮票后卷起来塞进圆筒里,装得邮票又多,还不会损伤邮票。这么一筒邮票好几千块。” 鲁东大学老师梁建光回忆起当时的热闹情景非常有感触。

    邮票几乎天天涨价,邮市上人来人往,邮政部门的印刷机器也开足马力,1998年发行的单枚套票超过了4000万枚(生肖票不计),两枚以上的套票都过了3000万套。1997年发行的香港回归小型张将近6000万枚,金箔小型张2000万枚,发行前有人透露,金箔张印制难度很大,且是第一次,其量不可能大了。于是,金箔张一发行,邮人们志在必得,邮商们志在藏量,以求抱个金娃娃,面值50元、发行价100元的小型张,一度短时间内蹿升到近500元一枚。很快,随着真相大白,还来不及出手,邮市上就直落到二三十元一枚了。随即,集邮队伍迅速凋零,新邮票一发行,邮市上就打折,有的甚至打到三四折,印制量也不得不断地降,直到不足1000万套了,可集邮队伍的人气已跌落了,只剩下一些铁杆邮迷还在晃动着身影。

 
2004年7月30日,国家邮政局发行《神话-八仙过海》小型张总共1套1枚,面值6元,是中国邮票发行史上首次发行的异形特种邮票。

 
2008年7月19日,国家邮政局发行《古代名将———戚继光》纪念邮票一套二枚。

    2006年:规范化的邮市昙花一现

    2006年前后,邮票的发行量明显减少,邮票的市场投资价值又重新显现出来,市场由不温不火转向逐渐兴旺,成交量也逐渐增加。

    据资料显示,2006年,共发行邮票31套,共有影雕版、胶雕版邮票7套,这个数量占了该年份里发行邮票种数的五分之一、枚数的三分之一。同时,2006年邮票的选题也不错,比如青藏铁路和取消农业税,既有政治宣传的味道,又将邮票的时代性加以凸显。最为关键还是发行量的问题,2006年邮票发行创了一个纪录:1988年以来邮票发行量最少的一年。

    “投资失败的一部分人离开集邮市场后,又重新回到了集邮市场,旁观的人也在不断加入市场。”

    时代广场二楼的邮票市场是2005年-2006年的时代见证。为了规范邮票交易市场,90年代末,在政府的主导下,将建昌街民间化的邮票交易市场搬至时代广场的室内,并且许多规模较大的邮商在二楼那里租赁了柜台,从周六周日营业到一周七天都营业。

    “大概只有两年的光景,习惯了在所城里杨树下晒着午后慵懒的阳光谈笑风生的前辈们,离开了那个终日不见阳光的交易大厅。时代广场也终成了时代的产物,至今依然占据着烟台的繁华地段,而广场里面成为手机集散地。再后来看似一个整体的邮市散开了,有的邮商去了大庙,有的依旧回到了所城里,但大多数爱好者不知所踪了。再后来,只有到更为偏僻的辛庄街的齐鲁古玩文化市场上,周六周日的集会还能看到些许集邮人的影子。”烟台的藏友发出感慨。

    集邮进入了老龄化,纪念意义大于收藏意义。好多集邮爱好者仍然在攒邮票,每年给孩子买一个邮册,多少年之后送给孩子。“以前买了十来年了,再缺这几年的也可惜,所以现在依然每年都买。还不断有人找上门来补买前些年的邮册。” 邮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每年的11月份订邮册的季节依然很忙碌。烟台市集邮协会、胶东集邮文化研究会、烟台集邮联谊会、“中国梦,邮乐行”等等协会以及其他民间组织依然在不断地举行各种各样的交流、宣传活动。

    经历过猴票的每个人都有发财的机会

    虽然经历了大起大落,但是有一些人手中的邮票得到了上百倍上千倍甚至万倍的保值增值。

    凡是经历过猴票的每个人都有发财的机会。1980年的猴票刚发行的时候8分钱,后来涨到了2毛,1984年的时候,猴票四枚方联16块钱一张,信销票一块钱一张,有的人当时觉得买一张猴票还不如喝一瓶啤酒,可现在一张猴票涨到了12000元。

    “1988年我刚留校,月工资56块钱,西南河市场上有个藏友拿出猴票卖76块钱。我女朋友怂恿我买,因为她属猴,同时我的生肖票里缺一张猴票。当时还是不舍得,其实放到现在也不是想买就能买的。当时猴票的价格比月工资多35%,按照现在月收入的135%,也是10000多块钱,与现在的猴票市场价格相当,谁愿意拿10000多块钱买一张猴票呢?前年一个朋友出手中的猴票,价格也不是太高,想来想去没有下手。所以到现在,30多年过去了,邮册当中猴票的位置是空着的。”一位集邮爱好者说,他并不是买不起这张猴票,现在空着更加有意义。

    关于猴票的故事在民间流传颇多。“烟台的一位藏友离婚,把所有的邮票和外债都给了对方。若干年后,对方处理这些旧物的时候,翻箱底翻出了3大版猴票(一版80枚)!”据了解,去年我市开发区一位市民218万元买得了一版猴票。

    邮票的最根本属性是邮资凭证,随着互联网、家庭电话、个人电话的逐步普及,普通寄信的市场逐步被替代,而一部分人的邮票投资打了水漂,邮市逐渐从1997年的高峰期回落。

 
战邮专家王景文为集邮爱好者讲解邮票的来历。

2012年6月16日中国邮政发行《海阳2012第三届亚洲沙滩运动会》纪念邮票1套3枚。

 

     王景文、刘方明:烟台集邮界泰斗

    鲁东大学老师梁建光把集邮作为了一种学问教授给学生,2010年3月开始,他向学校教务处申请开设全校公共选修课———《基础集邮学》,他在注重理论讲授的同时,更加注意联系身边的人和事。他用较长的时间来给学生们讲授烟台近代的邮政历史(特别是烟台是1878年大龙邮票五大首发地之一)和当时烟台邮政的地位,还把烟台两位集邮界泰斗级人物———战邮专家王景文先生和集邮爱心大使刘方明女士及许多集邮爱好者的故事讲给学生们听。

    从事邮品、邮史研究70载的老集邮专家王景文,参加工作后凡是能见到的山东战时邮票,他都收集起来。1984年,烟台市成立了集邮协会,并组建了集邮研究小组,王景文是其中的主要成员。当时集邮协会研讨的第一个课题就是《抗日民族战争胜利纪念》邮票的发行日期。这是20年前我国邮坛正在争执的一个悬案。由于该票是在胶东设计印制的,查证起来比较方便。经过一段时间,他查证落实,就写出了邮学论文,在《集邮》杂志上正式发表。1990年是解放区邮票发行60周年,全国要举行重大的纪念活动。他和另一位离休老同志不顾天寒地冻,顶风冒雪到各县市的邮局和档案馆查阅资料、访问“老战邮”。4个月的时间,他们几乎跑遍了原胶东地区(包括威海)的所有县市,查到了一大批很有价值的战邮档案资料,弄清了“抗战胜利纪念”、“毛泽东像第一版”、“朱德肖像邮票”、“蓬菜、掖县加盖解放”等邮票以及北海免费贺年片的发行背景情况,解决了几个悬而未决的邮史问题。

    另一位老人刘方明集邮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她创作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专题邮集1985年在济南参展,1990年参加第一届亚洲邮展,1993年冬参加哈尔滨冬奥会邮展。她的《冬季奥林匹克》、《夏季奥林匹克》、《冰雪运动》、《‘八·一’军旗下》以及《毛主席故居》等邮集多次在国内参展获奖,2008年被中华全国集邮联评为“全国集邮先进个人”,在集邮爱好者的圈内享有盛誉。她为了制作邮集,买邮票、买邮品花尽了积蓄,甚至多次托亲友到国外购买早期的奥运会邮票。1997年,她新编组的体育邮集《冰雪世界》被邀请参加哈尔滨冬季亚运会国际邮展,为了学习提高,她不顾年高、体弱、路遥、天寒,自费前去参观,为了节省费用,她坐硬座分段转乘,经过了三天两夜才赶到了1500公里外的北国冰城,期间在车厢里还站了4个小时。

 
2014年7月15日中国邮政发行《水果(一)》特种邮票一套4枚,邮票内容分别为苹果、桃、石榴、金橘,其中的苹果就是名扬海内外的烟台苹果。邮票首发式在烟台举行。之后中国邮政又发行了《水果(二)-葡萄》,同样与烟台国际葡萄·葡萄酒城密切相关。

 

2018年7月14日,中国邮政集团《水果(三)—樱桃》特种纪念邮票首发仪式在“中国大樱桃之乡”———福山区举行。据了解,本次发行的《水果(三)》特种邮票,全套共4枚,分别为菠萝、樱桃、芒果和甜橙,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较高的鉴赏、收藏价值。

 

    火花、烟标、字画、珠宝、红木家具收藏兴起

    随着集邮的兴起、平淡,一些小众的收藏也逐步在民间流行,例如收集火花,收集烟标,这些收藏在烟台大有人在。

    莱山区居民苏建具有浓厚的怀旧情结,从小就对老物件感兴趣。“小时候的收音机、手表、各种广告商标、糖纸,我都非常感兴趣。我从八岁开始收藏邮票,一直坚持到大学毕业。近几年邮票的发行量太大了,很难让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而且现在发行的邮票都印刷得非常完美,让我感到不再是一件收藏品,换一种说法是审美疲劳了。”

    于是,有半年多的时间,苏建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藏品。一次,苏建跟上海的藏友聊天时,上海藏友说火花非常有意思。火花,俗称火柴商标、火柴盒贴等,是世界上仅次于邮品的第二大平面藏品。

    由于火柴工厂基本上处于停产状态,火花现在要比邮票稀缺,具备了收藏的特点。意识到这点,从上海回来后的苏建,除了工作,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火花收藏上。

    “这枚仙鹿火花是从烟台的齐鲁古玩城收来的。仙鹿牌火柴是咱们烟台老百姓常用的海滨牌安全火柴的老祖宗,历史可追溯至1928年烟台民族轻工业刚兴起的时候。这枚红标的昌兴火柴厂的火花,则是从澳大利亚的藏友手中买来的。”

    苏建说,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许多大企业已经认识到火花承载的广告价值,北极星钟表当时在青岛火柴厂的火花上做了大量广告,可见北极星当时的兴盛。”苏建为此收藏了全套北极星在青岛做广告的火花。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人都逐渐淡忘了火花、火柴,苏建打算将收藏的数万枚火花精心分类,办一个火花展,让人们关注火花,关注那段历史。

    与火花收藏相类似,烟标收藏也跟随集邮一起兴衰,例如一枚上世纪50年代烟台同顺烟草公司的横版烟标“新伉俪”今年卖出7715元,八成品相的毓璜顶香烟烟标卖到了5000元。

    “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提高,精神文化追求也越来越高,已经不满足于集邮这种单一的形式,钱币、字画、珠宝、红木家具、紫砂壶甚至火花、烟标、白酒、大杆秤等等都有收藏,并且烟台的许多藏友收藏的规模和水平在全国都能数得着,这些收藏品也是改革开放以来,‘藏富于民’的有力见证。”收藏界的人士认为,只有盛世各种各样的收藏才能兴旺起来,“吃不饱饭的时候谈什么收藏。”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