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新闻频道>文娱新闻
电影《一个和八个》导演张军钊去世

2018-06-10 09:08:49

来源:北京青年报  



    第五代导演开山之作《一个和八个》的导演张军钊6月9日早晨在大连不幸病逝,享年66岁。张艺谋悼念说:“军钊、何群、肖风和我四人,82年毕业,一同分到广西电影厂,初生牛犊,意气风发,拍出了惊世骇俗的《一个和八个》,那是第五代的开山之作。那是记忆中永远不能磨灭的处女作!”

    《一个和八个》“第五代”的开山作

    时任影片摄影的张艺谋通过妻子陈婷微博悼念:“惊悉军钊逝世,不禁悲伤!一个多月前,在导演协会看到少红放你的视频,你还问候大家和诸位老同学,想不到这么快!军钊、何群、肖风和我四人,82年毕业,一同分到广西电影厂,初生牛犊,意气风发,拍出了惊世骇俗的《一个和八个》,那是第五代的开山之作。那是记忆中永远不能磨灭的处女作!回想当年,诸多细节仍历历在目,但何群和军钊已相继离开,唏嘘不已!军钊一路走好!”

    的确如张艺谋所说,《一个和八个》在中国电影史上占有重要位置,一经问世即“惊世骇俗”、被评价为“第五代的开山之作”。《一个和八个》1984年问世,导演张军钊,摄影张艺谋、肖风,美工何群,主演陶泽如和陈道明。

    “攻克”领导 颠覆剧本

    张军钊生于1952年。曾参过军。由于喜爱电影,他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早年在《东方之子》中,张军钊曾讲述影片的拍摄故事,他和张艺谋、肖风、何群毕业后一起被分配到广西电影制片厂。厂里说,厂子有好几百人,不能让别人有意见,所以让他们先当“副”的,副摄像、副美工等。张军钊说,那时他们的心里可能真是有一股怨气。大家都发了狠,一定要拍出点东西证明自己:“当时天天都彻夜不眠地在那儿商量对策,就往厂领导家里跑,并且都分派任务。比如说,我张军钊去找书记讲两个小时,张艺谋带着肖风两个接上来再攻两个小时,他们俩一走,何群再去攻两个小时。就不让厂领导闲着,谈我们个人想法,我们为什么要马上拍片子,我们要拍出什么样的影片来,把我们自己的那种雄心壮志全部拿出来。”

    就这样,厂领导同意让他们独立拍一部电影,张军钊选中了《一个和八个》的剧本,并对剧本几乎做了颠覆性修改:“修改做了很大,主要是美学上边。就是很传统的那些东西统统把它拿掉不要了,并且把所有过去讲的不敢见面的人性化的东西全部挖掘出来,包括土匪。每一个土匪的壮烈牺牲,每一个人的死法,每一人的结局,全部都做了调整。那种惨烈,雕塑感已经出来了。”

    “祭头宣誓”和“说服每人”

    之后,张军钊提前一个月让演员集中,把他们拉到一个水库去,让他们游完泳出来晒,晒了一个月。这几位年轻人为了让厂里放心,还“祭头宣誓”,在全厂大会上表态。“我带头上去表态说,如果交给我这部影片《一个和八个》,我要砸了,情愿一辈子做副导演。张艺谋表态一辈子做副摄影。肖风表态一辈子做副摄影。何群一辈子做副美工,副美术。不做正的了,这样把全厂的口给堵了,4个秃瓢往上边一站。”

    功课做了这么多,拍摄时却仍然困难重重,因为是一种新的电影美学观念,包括演员都会提意见,“黑乎乎的,脸都看不清”,张军钊要做的就是每推进一步,要说服很多人。

    掌声、泪水和遗憾

    1983年电影拍出来后,第一次放映是在新影礼堂给专家看,“一直到全片放完,我当时也傻了。沉默啊,一点声息都没有。我说怎么回事,到底成不成?足足沉默愣了有一分钟,全体起立,哗哗掌声就经久不息,一直就在这儿拍,拍了大概有七八分钟,掌声一阵起来一阵下去,我眼泪都开始下来了,我那时候才知道我的影片成功了。”

    《一个和八个》让“第五代”导演从此在中国影坛上成为一支电影新军,涌现出了众多好作品和好电影人,不过张军钊却因为身体原因,这些年来一直作品寥寥。他的电影作品还包括《孤独的谋杀者》《台北女人》;电视剧作品包括《生死之间》《红蜘蛛》等,其最后一部作品是2002年拍摄的电视剧《玲珑女》,创作力受限于身体条件,不免令人遗憾。

    文/本报记者 肖扬

    文化旁白

    重提“第五代”对当下中国电影的意义

    继何群去世后,又一位“第五代”导演张军钊也离开了这个世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叱咤风云的中国电影“第五代”创作群体,终将会告别中国电影舞台。但倘若他们和他们的作品仅仅成为中国电影史课程上的一段内容,那是悲哀的。当今天,中国电影产业发展与艺术发展之间的不平衡越来越大的时候,当众多电影人在“人傻钱多”的诱惑里变得迷茫失去方向的时候,重新研究“第五代”及其作品以及所处的电影创作环境,对于当下的中国电影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

    从电影艺术本体来说,“第五代”的探索无不在验证着一件事情,即电影是一门独立的艺术。它不是文学、戏剧的附庸或者“综合”,它的本质是“移动的影像艺术”,它有其独立的叙事系统,这根本上是否定了中国传统的“影戏”观点的。

    但是当前,相当一部分创作者和评论者,其一切关于电影的视角依然是文学的或者戏剧的,纠缠于故事情节之中,而摄影、美术乃至于表演,貌似风格化,实际空洞化、程式化,它无法充分调动观众的感官与情绪。很多人以为这仅仅是剧本的问题,也有人认为是特效手段不够的问题,盲目学国外,盲目花大钱,最后东施效颦,把电影搞成了大投资下的特效展示片。根本上,这些人对电影艺术自身规律没有吃透,舍本逐末。最后的结局就是钱越花越多,艺术越来越差。

    从电影内容上说,“第五代”的作品将焦点回归到“人性”上,以人性的视角去观察、分析和反思时代与文化。他们的作品中始终渗透着对人性的关怀,他们强调的是人性的自由和解放。而他们的这个母题所以能为人们所接受,是因为在他们的作品里,“人性”与文化是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离开“人性”谈文化,文化说不透;离开文化说“人性”,“人性”就变得空洞。事实上,“第五代”之后的“第六代”,很多作品便存在这个问题,即“人性”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而今天很多打着“人性”旗号的电影作品,呈现的只是一种歇斯底里似的状态,或者是一种极度抽象的符号化的人性,没有用电影语言对其进行深度解读,所以造成了一种“嗨”过之后空无一物的感觉——根本上是对社会、对文化、对时代认识上的“空白”。

    从电影生产上说,“第五代”创作群体遇到了很多“开明人士”,尽管他们面临的风险重重、阻碍重重,但由于包括韦必达、吴天明等人在内的有识之士,从艺术发展、人文情怀以及社会责任的角度出发,顶住各种压力,大胆起用新人,才能够最终出现包括《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等优秀的电影作品。但凡他们为了“乌纱帽”,以“官本位”来主导工作,这些电影未必能与观众见面。

    当然,“第五代”也有很多的教训值得我们引以为戒。最重要的便是艺术创作与艺术接受的关系问题。已故的北京电影学院教授、著名电影理论家汪流曾经给学生们讲过这样一个场景:他在电影院里,银幕上演的是《一个和八个》,座位上看的人也是一个和八个,即汪流和另外八名观众。

    很多人曾经把中国电影市场的一段惨淡期归咎在“第五代”身上,这虽然是一种偏见,但也说明忽视市场、忽视当下普通观众的审美能力、忽视艺术接受的艺术创作最终会让自己的路越走越窄,失去群众基础。如何保证艺术实验顺畅进行的同时不“破坏”艺术市场呢?一方面,艺术创作者不能把自己关在艺术的小世界里,而要走向大众,了解他们的审美需求和审美能力;另一方面,今天,我们成立艺术院线是一个重要的解决之道,但前提是,它放映的是真正的艺术影片,而不是打着艺术旗号的烂片。

    另外一个不得不说的是,“第五代”逐渐湮灭跟他们个人也有直接关系。当他们所经历的那个年代,他们所批判的那个文化不再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或者不再引起人们的共鸣时,他们拍什么?在面对前进的时代,面对变化的文化,他们能否捕捉到新意,哪怕是新的问题?显然,他们的答卷是让人失望的。

    总之,艺术是厚积薄发和与时俱进的,吃老本儿和扯虎皮,都没有希望。

    文/本报记者 满羿

 

责任编辑:张秀秀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水母论坛·热图
论坛热帖
 论坛总置顶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