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新闻频道>烟台社会
深夜枪响,烟台警方打响抓捕大毒贩战斗(图)

2018-01-17 09:06:21

来源:水母网   记者 李俊玲



    深夜枪响,烟台警方打响抓捕大毒贩战斗

这些毒贩买卖毒品论“条”不论克,做着暴富的美梦,最终难逃法网

    水母网1月17日讯(YMG记者 李俊玲 通讯员 常洪波 志岩 李勇 摄影报道) 他们中既有公司经理,也有无业游民,是暴利的毒品让这些不同职业的人走到了一起。他们分工明确,既有上线、下线、中间人,也有负责运输的司机,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贩毒链。他们不远千里多次从广州购买毒品运回烟台,只为满足暴富的美梦。他们自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却不知一张天罗地网已向他们铺开。

    2017年11月2日,烟台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进展情况进行了披露:该案经烟台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并提起公诉后,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卢小强死刑,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陈鑫鑫死缓,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鲁小林、宋大光、李文华、徐小军无期徒刑,以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李华强无期徒刑。此外,各被告人均被依法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深夜枪响,烟台警方拉开缉毒抓捕大战

    4月,广州已是柳绿花红,港城烟台依然是春寒料峭。2014年4月11日凌晨2时左右,胶东地区大雾弥漫,整个城市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只有偶尔疾驰而过的一辆辆汽车提醒着人们这座城市还有一群未眠人。在沈海高速河套店收费站处,一辆黑色轿车正风尘仆仆向这座城市驶入。

    开车的是徐小军,旁边坐着的男子叫卢小强,他们从广州贩毒后正趁着夜色赶回烟台,这也是他们本年度第四次从广州往烟台贩毒。从广州到烟台,2000多公里路程,几乎纵贯大半个中国。相比前几次,此次贩毒可以说很顺利,但太过顺利反而让多年贩毒的卢小强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两人在开车的过程中也不停地走走停停,观察是否有警察跟踪。

    此次交易的4公斤冰毒和1000余粒冰毒片剂已经被自己放在了汽车的某个隐蔽之处,但卢小强还是没敢合眼,一直警惕周围的情况,眼看就要进入烟台境内了,这一路的忐忑终于快挨到头儿了,或许真是自己多虑了,乏力与疲惫不禁涌上卢小强的心头。

    夜色苍茫,暗流涌动。殊不知,烟台警方早已在前期摸排的基础上获得卢小强一行人的此行线索,一早就调集多个警种70余人,在多个高速口布置警力,设置了立体式包围圈,通过设卡堵截的方式,保证卢小强等人在控制范围内,一旦经过,绝不漏网。

    徐小军将车开到交费窗口,就在收费员准备提示驾驶员减速时,其车辆突然加速,并冲开栏杆往前跑了,这时,一声枪响,前车的左前玻璃被子弹击碎,一名警察通过破了的玻璃进入驾驶室,想要控制住驾驶员。徐小军看到警察突然出现,一时慌了神,但他马上明白了情况,“反正我是要死的,要死大家一起死”,他疯狂加速踩油门,开车拖着这名警察跑了10多米远。

    无论如何,绝不能让毒贩逃掉。见状,民警一枪打中驾驶员左肩,与此同时,另外一名警察一枪打中汽车的右前轮胎,将车胎打爆。车辆很快停下,民警们一冲而上,将两名嫌疑人抓获。

    紧接着,警察从他们的车中查获白色晶体4包及红色圆形颗粒1包。事后,经烟台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检验鉴定,该4包白色晶体均检出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成分,红色颗粒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人赃俱获。

    抓捕行动势如破竹。随后2天时间内涉案的其他5名犯罪嫌疑人陈鑫鑫、鲁小林、宋大光、李文华、李华强先后落网。至此,2·24特大贩毒案随之告破。至此,一条危害全省的跨省制贩毒通道被烟台警方成功摧毁。

    巧遇“花姐”,小毒贩喜从天降重铺财路

    卢小强,外号“阿强”,他虽然是烟台人,但经常居住在广州,一直以毒品为营生,多年下来,他在广州当地也结交了不少“毒朋贩友”。在这些人眼里,卢小强有门路又活络,出手的货也是质优价廉,能从他手里拿货都大有可赚。

    对于卢小强来说,毒品就是他的再生父母,毒品让他在广州买了房、娶了媳妇,还找了个愿意跟着他的女朋友孟某。

    2014年以前,卢小强一直从一个叫谭聪的广东番禺人那里“拿货”,不巧的是,谭聪2013年8月份突然因涉嫌贩毒被河南警方抓获。联络的单线断了,就意味着财路断了,卢小强开始着急了。而这时,一个女人的出现,让卢小强感觉事情出现了转机。

    这名女子叫陈鑫鑫,住广州市番禺区钟一村,因浸淫贩毒行业许久,熟悉她的人都会敬称她一句“花姐”。“花姐”也是谭聪很早就认的“干姐姐”。2013年底,谭聪被抓后托人传话给陈鑫鑫,称一个叫“阿强”的人仍欠他8万元毒品钱,请求“花姐”帮他要回来。

    不久,陈鑫鑫便找到了卢小强。陈鑫鑫对卢小强称,谭聪的“货”都是从她那里拿的,让卢小强直接把欠谭聪的钱给她。卢小强便对陈鑫鑫说,他欠谭聪的钱只能直接还给谭聪或者谭聪的父母。卢小强这样说,一是不想坏了“圈内”的规矩,二是想稳住陈鑫鑫,日后慢慢把这笔钱拖黄。

    没想到,陈鑫鑫便直接把谭聪父母的联系方式给了卢小强,要求卢小强当面跟谭聪的父母谈,并将钱直接给谭聪的父母。架不住陈鑫鑫的步步紧逼,卢小强心想走一步算一步,先答应下来以后再说。

    陈鑫鑫早已看透卢小强的心思。不出所料,卢小强一直没有将钱还给谭聪的父母。见此,陈鑫鑫便再次找到卢小强,并质问他为何还没把钱给谭聪的父母,卢小强感觉这次拖不住了,便向陈鑫鑫和盘托出自己的窘况,因为谭聪被抓,自己的货源断了,手头资金也格外紧张,还顺便问了问陈鑫鑫是否另外有可以拿货的渠道。令卢小强喜出望外的是,陈鑫鑫当即表示,自己可以给他联系货源。

    慢慢的,卢小强了解到,陈鑫鑫在圈内的地位原来比谭聪还要高,她的上家据说就是制造毒品的头儿,通过她可以拿到一手货源,甚至她还可以顶替上家工作。自从攀上“花姐”这条线后,卢小强觉得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自己的财运来了。

    人在囧途,从“经理人”到“毒贩子”

    很快,卢小强便联系到之前熟悉的下线———鲁小林。鲁小林,外号“俊哥”,是烟台某区一家物业公司的经理。也是这贩毒团伙中,唯一有正当职业的人。在朋友眼里,鲁小林为人豪爽,出手大方,且有一定的地位,属于“在社会上混得挺好的”。

    但在风光的职业下,鲁小林还有另一重身份———毒贩子。自从前几年自己沾染上毒品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后来索性就直接和卢小强做起贩卖毒品的交易。

    徐小军便是鲁小林的跟班小弟,烟台本地人,平时主要给鲁小林开车,没事的时候鲁小林就会叫上徐小军及几个朋友一起“溜冰”,并在“溜冰”的过程中相继认识了本案涉案人宋大光、李文华等人。

    对贩毒的事,鲁小林也曾犹豫过。尤其之前因一起故意伤害案进过看守所,囹圄之苦让他记忆犹新,想想也有些后怕,但没钱的苦也让他揪心,思来想去,他准备“干一票大的”就收手了。

    鲁小林与卢小强取得联系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去广州买毒品的事。毒品暴利,众所周知。第一次干这样的事,鲁小林觉得除了新鲜刺激,内心还有一些按捺不住的喜悦,甚至为了此行,鲁小林直接购买了一款新的比亚迪商务车。

    2014年1月份,鲁小林便让徐小军开着新车,拉着自己及宋大光、李文华等人南下广州找到卢小强购买毒品。到了广州之后,卢小强热情接待了他们,并如约进行了交易。

    就在大家即将返回烟台之际,鲁小林的新车却因挂着假牌子、又堵住一个消防通道被广州警方扣留了。

    若想把车从广州警方提出来需要一段时间。然而,人能等,“货”不能等。卢小强直接从广州神州租车公司租了辆黑色雅阁轿车,让鲁小林、宋大光等人开着车带着“货”回到了烟台。

    交易完毕后,鲁小林心里一直惦记着被扣在广州的这辆新车,为了拿车,也为了再次取“货”,鲁小林等人很快再次南下广州进行了第二次毒品交易。鲁小林这次在广州逗留了十多天,但事与愿违,虽然经过多方努力,他却始终没有把自己的车要出来。

    因为鲁小林之前涉嫌故意伤害的案子需要开庭,烟台警方突然通知其马上回烟台。鲁小林只能坐飞机从广州赶回烟台。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下了飞机,就被警方直接带走并送进了看守所。

    第二次交易完毕后,卢小强不得已,只能又从一家出租车公司租了辆车让其他人开车带着“货”回到了烟台。

    数量惊人,他们的毒品论“条”不论克

    该案中,陈鑫鑫、卢小强、鲁小林等人之间的毒品交易最大的特点就是数量巨大,利润丰厚。他们每次交易从不以克计,而是以“条”(毒品交易中的“黑话”,1条相当于1公斤)来计,每次少则三四公斤,多则五六公斤。

    2014年的1月初,卢小强第一次联系陈鑫鑫取货。当时鲁小林等人来到广州后,先将与宋大光凑的16.5万元给了卢小强,卢小强自己又拿了6万元共22.5万元,按照之前与陈鑫鑫商议的4.5万元“一条”的价格来进行交易。

    卢小强先在广州番禺罗家村附近的路边给了陈鑫鑫2万元的现金,当天晚上又在附近一家酒店房间内给了陈鑫鑫5万多元的现金,并承诺剩余的钱将通过银行转账。陈鑫鑫也联系上自己的上家罗某,并将罗某的银行卡号发给卢小强,让其将尾款转到该账户。罗某看钱到账后,便通知陈鑫鑫于当晚在广州一天桥下交易。

    当天晚上9点多钟,罗某现身,并将一个布袋子给了卢小强,里面装有5公斤冰毒。

    随后,卢小强便与鲁小林、徐小军、宋大光等人一起连夜开车,将毒品从广州运回烟台市某车行内。卢小强在这里倒手以5.5万元的价格卖给鲁小林1公斤、宋大光2公斤,卢小强自己留了2公斤。

    2014年1月底的一天傍晚,卢小强将自己的1公斤毒品以10万元的价格,在烟台市区某练歌房停车场内卖给了一名叫“小磊”的毒贩。而另1公斤毒品,在不久之后,也被卢小强加价后以1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鲁小林。卢小强手上冰毒卖完后,便直接坐飞机回了广州,开始新的交易。

    在具体交易中可以看出,上游陈鑫鑫以4.3万元每公斤的价格从上家购买冰毒,然后以4.5万元每公斤的价格卖给卢小强,从中赚取每公斤0.2万元的差价;而中间人卢小强转手就以5.5万元每公斤的价格卖给其下家鲁小林等人,从中赚取每公斤1万元的差价;后由鲁小林等人再加价以约150-500元每克不等(即每公斤约15万元至50万元)的价格卖给各自发展的贩毒者或吸毒者。

    在短短的4个月之内,卢小强等人就先后4次南下广州,购买冰毒、麻古等各种毒品20余公斤。据统计,除了“小磊”外,先后有20多人从上述人手中购买冰毒吸食或再贩卖,严重损害了他人的身体健康,也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危害后果。(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链接

    贩卖毒品不论多少都要被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三百四十七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5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四)以暴力抗拒检察、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200克以上不满1000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10克以上不满50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200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10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对多次贩卖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责任编辑:王惠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水母论坛·热图
论坛热帖
 论坛总置顶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