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新闻频道>国内新闻
谭耀宗:一国两制最适合香港 否则只能“一国一制”

2017-05-19 21:14:35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一国两制”如果失败,出路无非是几个,一个保持我们现在这个情况,保持“一国两制”,一个是回到“一国一制”,那么等于是香港是成为国家其中一个城市,你要搞“港独”吗?不可能。所以只有“一国一制”然后“一国两制”大家觉得是最合适香港的。

  东方之珠,如何面对内地赶超

  谭耀宗:有人说,内地发展得很快,我们就有点自卑

  香港法院,为何有外籍法官

  吴小莉:委任了一位法官之后,他是终身任职

  谭耀宗:没错,除非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未来五年,能否重启政改

  吴小莉:香港如果不解决政改这个问题,争拗不会结束

  谭耀宗:如果要重启政改的话,“831”这个是我们一个基础

  香港基本法实施20周年特别策划,专访谭耀宗

  一带一路、香港经济

  2017年的5月14日和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有外国媒体评论,此次的论坛的召开,为“全球化2.0”奠定了基调,再次展示了中国支持经济全球化的大国形象。

  享有“近水楼台”之利的香港,应该如何地抓住“一带一路”建设的机遇?香港的市民对于“一带一路”有着怎样的认识和态度?

  而在香港政界资历颇深,在立法会担任议员近30年的谭耀宗,在近几年的全国两会当中,也有诸多的关于“一带一路”的提案。

  本周我们继续问答的是,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的副主任,谭耀宗。

  吴小莉:您怎么看香港在“一带一路”上能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谭耀宗:我觉得有些事情呢,你不要想的,哎呀,我们一定要做那种很大量的参与,很多好处,可能要一步一步来,

  香港来讲,我们有我们本身的独特的条件,比如说金融方面,我们可以,这个方面可以多发挥,融资方面我们都可以发挥,我们也有一些专业服务上面可以多发挥,也有一些这个方面的人才可以发挥,

  我们能够有多少发挥,我们就发挥多少,就然后呢,有些人说我们现在的经验不足,也老说有些事最后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我们有参与,参与的过程里面,我们就一步一步发现。

  吴小莉:找到我们的角色?

  谭耀宗: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吴小莉:和机会?

  吴小莉:林郑月娥在去年的一场演讲曾经提到过,新加坡GDP的增长可能5%,6%,香港只有3%,4%,她其实很不甘心,觉得香港可以更好,那么香港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不能够这么好的,像新加坡的这样子的GDP的增长率?

  谭耀宗:我觉得GDP的增长,就反映香港的这个经济的状况怎么样,这个是重要的,但是我同时我也觉得不一定很追求,因为那个就是数字,我觉得也有一个考虑是,怎么样令到香港的就业率要保持,你GDP多少,但是你找不到工作,那个还是不行的,失业率虽然我们现在很低很低,

  但是很难说,因为经济不好,就会改变了,有变化。所以我认为呢,GDP这个问题我们也要想一些办法,因为我们发现,新加坡他们今年的就是找这些亮点出来啊,政府很主动会做很多工作。

  吴小莉:而且他们的腹地比我们还小?

  谭耀宗:对啊,它的土地面积只有我们的一半,人口也只有我们的一半,但是它的政府,出很大力,要怎么样,所以是很多政策上的改变,来吸纳更多人来投资,要搞很多不同的内容。我们香港呢,过去比较多的就是我们已经市场很成熟了,也很开放啦,人家就会来投资了,也不想搞太多,就是觉得大市场,小政府,政府也不要管太多,政府也不懂的,所以就放手,让它自然来发展,但是我觉得这个也不行。

  吴小莉:广州的GDP已经超越香港,很多人预言深圳,不久的将来也会超越香港,深圳在过去20年非常专注在城市绿化,城市建设,包括科技的发展,就感觉到香港的目标比较摇摆,然后并没有找到新的出路?

  谭耀宗:我觉得深圳来讲,最重要的,他们搞的高新的科技,这个推动得比较好。因为深圳有一个特点,它是特区,它也是经济特区,它吸纳了全国的人才都跑到深圳来了,深圳充满着有发展的机会

  但是香港我们有一个做法就是,它要来就来吧,我们无所谓,我们有我们的法律的制度,我们有土地。

  你要来了,我也不会那什么,为了吸纳你来,我要降低我的税率,我要给土地给你,我们也不干这个。

  吴小莉:但是香港回归20年,同样的20年,看到这样的反差,作为香港的居民还是心里头挺有落差的?

  谭耀宗:有这个情况出现,有人说,内地发展的很快,我们就有点自卑,自卑的说就是有点抗拒了,但是我觉得这个。

  吴小莉:反而抗拒?

  谭耀宗:对,就是它发展那么好,我们就别管它,我们有我们的。

  吴小莉:不应该吸取经验吗?

  谭耀宗:有一些人就是这样的。

  吴小莉:经验和教训?

  谭耀宗:有一些人也不见得是这样想啊,老实说,一般人就觉得对政府不满,他们觉得内地发展了,内地有钱的人越来越多了,都跑到香港来买房子,买这个,买那个,买的我们的东西都贵了,有一些人就是这个心理上有点不舒服。

  大湾区、内地化

  吴小莉: 他说在香港“一国两制”的实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谭耀宗:你要搞“港独”吗?不可能。

  2017年的全国两会期间,“粤港澳大湾区”首次写入了国家政府的工作报告,大湾区的规划与建设已经被提上了重要日程。

  与世界上的一流湾区相比,有三个独立的关税区和两种政治经济制度,是粤港澳大湾区最为显著的特点。

  不过也有部分的香港市民对此表示担心,认为这会使得香港越来越像一座内地的城市。

  吴小莉:最近中联办的法律部部长王振民就提到了,中央政府是无意将香港内地化,因为这会失去香港的价值。您怎么看?

  谭耀宗:我觉得中央政府一定不想把香港变成为内地的一个城市,有什么意思呢?香港它有特点,我们就应该把香港这个特点、优势,把它尽量地发挥,然后跟内地的城市来互相配合,互相促进,能够来推动未来相辅相成来发展,

  大湾区这个概念,外国也有,然后我们大湾区有一个好处是大家在地理上都是比较靠近,而且呢,过去这几十年这个改革开放,大湾区9个城市都发展得很好,都很有条件,慢慢越来越跟香港很多地方,经济发展都很靠近了。那个大湾区交通网络也做的很好,所以如果大家都能够增加合作,然后促进互相之间的合作发展的话,对大家都有利,因为香港不仅是我们这个地方很小,市场小,如果我们不扩大,跟人家合作,你们自己就限制自己嘛,没有好处的。而且我们成本也高,人力资源也有限,我们可以如果把它做大,做强,有些说法是把这个蛋糕做大,对我们香港人,香港的老百姓也有好处啊,

  吴小莉:对于香港的回归,内地和香港的居民看法不是很一致,内地觉得是香港回归到大家庭了,那么香港居民会觉得说是,不希望成为另外一个上海,而是希望成为一个更国际化的一个都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落差?

  谭耀宗:香港来讲,我们因为地理上,我们有有利的地方,另外呢,我们香港已经成为一个国际城市了,我们已经具备各种各样的条件,当然我们不努力,我们就会落后,所以我们一定要怎么样是发现自己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我们要不断努力,来保持我们优势,要发挥我们的优势,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香港都有一个居安思危这个精神。虽然你现在你看看,政府这个税收很充裕,我们的税收越来越多,因为经济也不错,而且呢,我们储备也很多,所以大家就放松了,我们没问题。

  吴小莉:家底丰厚了?

  谭耀宗:对,没问题。但是这样子不行,我们一定要找出推动我们香港经济发展的火车头。过去我们已经有一些亮点了,有火车头,但是还不够啊,经济、金融方面,我们怎么样去把它越做大,越做强,

  旅游方面也是,那旅游方面我们有一些人就觉得,哎呀太多了,特别是内地人来,占了我们很多的资源,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然后不行了,如果当然我们要想办法把方案作为一些调整,但是不等于我们就限制人家来,不欢迎人家来,这个不可能。

  还有一些我们过去航运中心不是很好吗,但是越来越内地很多货柜码头已经建起来了,它们的那个量越来越大了,所以我们有一些人要看到是今天这个发展,我们有什么发生了什么变化,有什么不足,我们要什么补救,有什么,有新的亮点,我希望新的特首,以后呢,她可以又为我们再想更多的办法出来。

  吴小莉:王振民部长还说了一段话,他说在香港“一国两制”的实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为一旦失败,香港损失的将会是全部,您怎么理解这段话?

  谭耀宗:如果失败以后呢,其实出路无非是几个了,一个保持,我们现在这个情况了,保持“一国两制了”,一个是回到“一国一制”方面了,那么等于是香港是成为国家其中一个城市了,

  你要搞“港独”吗?不可能。所以只有“一国一制”,不是香港人希望现在来走到这一步,然后“一国两制”,大家觉得是最合适香港的。

  占中、外籍法官

  吴小莉:委 任了一位法官之后,他是终身任职

  谭耀宗:没错,除非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香港7名警察因为涉嫌殴打2014年参与非法“占中”的袭警人士,在2017年的2月14日,被香港的区域法院的外籍法官判决罪名成立,各获刑2年监禁,不准缓刑。

  判决的结果公布之后,在香港和内地都引起了热烈的讨论,有部分的香港市民质疑,之前轻判袭警、辱警的非法示威人员,之后重判执勤的警察,于情不合,于理不公。

  而谭耀宗也曾在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他们正在提出意见,希望能够通过立法,禁止侮辱执行公务的公职人员。

  谭耀宗:袭警这个事情,当然我们要看这个背景,当时这个姓曾的人,泼这个水不知道是什么水,脏水或者是什么,然后当时这个警察,都为了那个公众安全,维持治安这个已经做的已经。

  吴小莉:精疲力竭?

  谭耀宗:对,没错了,大家都很辛苦了,他们确定是很火恼,但是呢,有一个问题是在法律上,有些时候我们是在法律观念里面,你执法人员,就是你怎么样不满,你也不能打人啊,除非你是没办法,你为了要停止罪案的发生,你才要有限度的武力,所以这一点来讲呢,就有点很难说的过去了。是不是不一定要判的那么重呢?两年啊,他们而且呢,也影响他们的工作了,前途了,损失很多,大家都有这个看法,都希望是不是要比较从轻的来做出判决,是这个普遍都有这些看法。当然这个事情呢,因为还在上诉的阶段,我们也不好说太多。

  网友问答:

  吴小莉:要来访问您啊,我们有一些凤凰的网友想要向您提问,在凤凰的新闻客户端里面,来自江苏南京的网友,他说为什么香港的大法官有外国人,他们认同“一国两制”吗?他们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吗?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谁人来制约他们?

  谭耀宗:这个是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外籍的法官也可以在参与香港的法院的工作,但是呢,他们做这个工作之前,要有一个宣誓,说明要效忠特别行政区,效忠《基本法》,就是有这个诉求的。

  吴小莉:他们应该也是香港永久居民吧?

  谭耀宗:不一定,如果他是终审法院的首席法官,高院的首席法官,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那一定是永久性居民的中国公民,但是其它的各级的法官就不一定了,我们有一个委员会来推荐这些法官进到政府的法院去,

  谭耀宗:这个委员会呢,有法官,法律界的人士,还有社会的知名人士来,组成一个推荐的委员会。

  吴小莉:不包括律政司?

  谭耀宗:应该是包括在内。还有就推荐以后呢,就由特首来委任,

  但是最近有一些人就怀疑,是不是我们要不要再有外籍的法官,但是我个人认为,我们也不能够(因为)一两个个案来就下了结论,就是外籍法官一定是怎么样怎么样,我觉得这个也不好,

  吴小莉:法官获得任命之后,每一次的任期有多久?另外,征询法官的这个委员会本身多久会换届,还是都不换届的?

  谭耀宗:委员会呢,一般来讲它都有一个任期的,比如说一般来讲,政府所有的委员会的任期,都是两年或者是三年,然后换,然后委员会呢,一般每个委员,在委员会里面最长时间是六年,等于是两年、两年一次委任,就六年就要退了,就换另外一批了。

  委员会里面有几个人可能就比较固定了,比如是那个首席法官,大法官,比较就是固定了,律政司啊就固定了,

  吴小莉:那么法官的任期呢?

  谭耀宗:法官的任期呢,一般是按照年龄来限制的,委任他以后,比如说他65岁到70岁,他就要退休了,

  吴小莉:委任了一位法官之后,他是终身任职,一直到他退休为止?

  谭耀宗:没错,除非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比如说他身体已经不行了,或者精神也有问题了,行为也有很大的问题了,然后呢,这个首席法官,大法官就会,可能进行调查,然后呢最后,就是通过一个集体的决定,委员会的决定就把他,就提前让他退休了。

  林郑月娥、重启政改

  吴小莉:香 港如果不解决政改这个问题,争拗会不会结束

  谭耀宗:如果要重启政改的话,“831”这个是我们一个基础

  2017年的3月26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选举当中,59岁的林郑月娥以777张有效选票,当选为香港第五任行政长官的人选,这也是香港回归20年之后,第一位女特首。

  无论是作为香港民建联的第三届主席,还是作为立法会的议员,谭耀宗与长期担任政务官的林郑月娥,在香港的民生、政改等议题当中,都有过合作。

  吴小莉:您长期也是跟她有接触的,当时有人在询问您,觉得应该会支持谁的时候,您也看好她,您认识的林郑月娥女士是什么样的人?

  谭耀宗:我觉得她是一个很拼命干的人。她真的是很努力,所有的文件她自己看,提出意见,很多政策,她都有她的看法,当然,一个人呢,你虽然是很聪明,充满着智慧,有一些问题你看的不是太全面的,可能有局限,就是你这个政策方向是正确,下面落实的部门又怎么样呢?我对她也这样讲,我说有一些政策的事情,都要小心一点的考虑,特别是落实的过程里面,都要很小心,就是好的政策,但是你落实不好,这个效果就不一样了。

  吴小莉:您是说反对的力量还是?

  谭耀宗:包括反对力量,这些受到影响的,社会的部分呢,就有意见了。然后呢,她也想了,教育的问题,争论最多,最多意见是教育方面,校长、老师、家长、学生、社会舆论、各界人士都有意见,所以她就提出来,我准备拿出50个亿出来,来怎么,过去很多人争议的问题我们尽快地解决。

  吴小莉:感觉她是愿意直面问题,而且可能很难,都还得做?

  谭耀宗:对。

  吴小莉:但是您觉得她未来,在这个过程中,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谭耀宗:比如说现在她要面对这个立法会的问题了,

  因为立法会,有些时候是你想做一些什么事情,但是立法会好像是有点拉的后腿,拖,拖,拖的很长时间,所以怎么样去能够跟立法会不同党派,建立一个可以沟通,可以令到他们对政府提出来的政策,比较容易接受,当中呢,有一个事情就是,政府方面也要在政策形成之前,而且比较早期,就要跟立法会有沟通。

  吴小莉:更好的咨询和沟通?

  谭耀宗:对,让他们知道,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老实说,政府来讲,很多事情,政府为了大局,为了未来,要做一些事情,但是立法会的议员,一般来讲,他是看着自己本身所代表的区,区域,或者是代表的这个界别,对于你说太大局的事情,他们可能不一定。

  吴小莉:跟他未来的选举也没有关系?

  谭耀宗:对,他这个重点,所以是有个差距的。

  吴小莉:我曾经访问曾钰成,他说香港如果不解决政改这个问题,争拗不会结束,那么王振民部长他就提到未来的五年都不会去碰政改,因为一碰到政改,其实香港就停顿了,包括现在香港可能经济发展都已经遇到了一些缓慢的情况,那您对于香港未来的政改又是怎么看呢?

  谭耀宗:我认为政改这个问题,不是你一解决,其他的事情就解决了,我也不是看的那么简单的。

  现在的纠结在哪里呢,主要是大家希望是普选,先普选行政长官,然后人大常委会也说了,你可以进行普选立法会了,但是普选的时候,有一个安排,就是已经人大常委会有一个“831”的决定,这个“831”的决定,因为立法会不达到三分之二的支持票,所以就白费的。

  吴小莉:所以您觉得在未来的五年,适合重启吗?

  谭耀宗:如果要重启政改的话,“831”这个是我们一个基础,如果你不同意,你要把它拉掉,拉走,你再谈再怎么样都没有意思了。所以我希望的是,比如说泛民的政党,如果反思以后,就觉得哎呀,是不是“831”,好吧,我们就按照这个基础来推动吧,如果他们接受这个,我们建制的议员、政党一定会支持。然后大家都有这个共识的话呢,再跟人大常委会那边说明,然后政府提出来,就是说好吧,“831”这个决定我们就按照这个来做了,然后在立法会真的能有三分之二的票数,支持的话呢,就好办了。

  个人

  吴小莉: 您受到打压吗?

  谭耀宗:这个打压主要是政治上的打压。

  2016年10月29日,香港2016年度的勋衔颁授典礼在礼宾府举行,共有339人获勋及嘉奖,其中林郑月娥以及谭耀宗等7人,获得了大紫荆勋章。

  1997年的6月25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办公室发言人宣布,香港特区将会设立勋衔制度,以标志香港回归之后进入到了历史的新纪元。

  荣誉的等级分为大紫荆勋章、金紫荆勋章、金英勇勋章等等。而大紫荆勋章是该制度之下的最高荣誉,表扬毕生为香港社会作出重大贡献的杰出人士,授勋人士必须是香港永久性居民。

  谭耀宗:对我个人来讲,是终身的、莫大的荣幸,也是对我过去几十年工作一个肯定。但是我也觉得,这个对我的肯定,也不光是我个人,因为我觉得,从来工作也不是靠一个人,要靠一个集体,在大家的帮助下,我们才能够取得工作的进展和效果。

  当时我坐这个位置,大家都觉得是,心情是很激动,而且呢,特首当时挂在我身上的时候,又祝贺我,也觉得,哎呀,应该再早一点给你。

  吴小莉:梁特首说的是吗?

  谭耀宗:我说无所谓,我是应该做的,那既然人家对你有个期望,期望你承担这个工作,我们就尽量做好,

  吴小莉:1997年的7月1号,当看到了特区旗升起,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升起,港英政府的旗帜以及英国的旗帜降落的时候,就看到这个旗帜的升落的时候,你人在哪里?

  谭耀宗:我当时就在会场,因为我当时是第一批,1997年以后第一届行政会议的成员,所以我有机会就在那个大会里面。

  当时我自己的感触也很大。一个是,我一直来讲,我是热爱我的国家,我也很支持“一国两制”这个做法,而且呢,当时经历了从港英政府管制的时候,我们受到的打压,然后慢慢地看见港英政府。

  吴小莉:您受到了打压吗?

  谭耀宗:这个打压主要是政治上的打压。

  吴小莉:比如说?

  谭耀宗:比如说我在工联会的时候,我们想搞一些晚会表演的,我们是申请了那个大会堂,中区的那个大会堂,当时有表演的场地,我们想申请这个场地,搞一些表演给我们的会员,但是它(港英政府)就不批准。

  吴小莉:怕政治活动?

  谭耀宗:它主要是看你是工联会。

  吴小莉:工联会是二等公民吗?

  谭耀宗:对。它不用讲理由,它不讲理由,这个情况一直到1985年之前都是这样,所以我们都很气愤,为什么?我们工联会也是本地工人在组建啊,为什么不允许我们租这个政府的地方做个表演,

  我们就长期处于这个状况、状态,所以到,好了,有《中英联合声明》了,情况就变化了,港英政府就要什么加快这个民主进程了,就是搞什么民主抗共了,这一大堆的事情了,所以我们当时也,哎呀,怎么样能够保持那个顺利过渡,保持香港繁荣稳定,我们觉得压力很大。老实说,当时1997年,当天,7月1号当天,我们想起来我们走的很多很艰巨的工作了,才走到这一步,

  吴小莉:回归20年之后,您对于未来的香港的期愿,最大的期望是什么?

  谭耀宗:我希望是政治的问题,大家可以理性一点,看得清楚一点,我们对中央政府,我们要有个尊重,你中央政府也希望是,慢慢地对香港,对香港人有增加更大的信心,然后有一些事情,我觉得慢慢地,让大家更多理解中央一些看法,中央也不会把内地的一些做法,硬搬到香港来,然后希望是两地,不管是政府也好,香港人也好,慢慢的大家有个怎么样的充分的合作,把这个“一国两制”这个伟大的创举,把它发扬光大。

  吴小莉:谢谢谭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

责任编辑:刘家昌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水母论坛·热图
论坛热帖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4001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