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新闻频道>社会新闻
3岁女童遭母亲情夫虐待后昏迷1年多 伤痕遍布全身

2017-03-19 09:15:47

来源:前街一号  



    原标题:3岁女童遭母亲情夫虐待后昏迷一年多 伤痕遍布她的全身

    545天,躺在病床上的小辛怡仍未清醒,新加的电疗法会让她的头部有些许震动。

    545天,辛怡的父亲张少峰一直在北京照看她,而母亲刘某丽则在洛阳市看守所日日忏悔。

    545天后庭审时,刘某丽的情人赵某飞仍在庭上给自己做无罪辩护,张少峰情绪激动地将手机砸向赵某飞。庭审外的张少峰家人及刘某丽家人没有争吵却是两种情绪,张家人情绪激动地在庭外骂着赵某飞,刘家人此行的目的则是为了见见刘某丽。

    张少峰说,他相信刘某丽没有动手打孩子,但他恨的是为什么整个施虐过程中,刘某丽不通知自己也不上前阻止,更可气的是事发后还向他撒谎,辛怡身上的伤都是摔倒所致。

    3周岁的辛怡已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多,其间她被辗转送了多家医院,洛阳、上海、北京,小小年纪的她并没有机会看到这些城市的风光,因为自2015年9月18日夜晚的那场噩梦以来,她再也没睁开过双眼。

    2015年9月16日至18日,烟头、胶布、刀片,这些本不应该出现在辛怡生活中的物品,一次次地落在她的身体上,烫伤、刀伤遍布辛怡的脖子、四肢。2015年9月19日,辛怡被亲生母亲刘某丽送往医院时,刘某丽给出的受伤理由是公园摔伤。

    醒不来的噩梦

    辛怡的噩梦开始于2015年9月16日,直至今日,她仍未醒来。

    “晚上,她告诉我孩子在公园摔伤,第二天早上我就买了票回家。到达洛阳某医院时,辛怡的身上全是伤痕,手心被割伤,大腿根部被烫伤,肩部还有被透明胶布缠绕后留下的伤疤。”张少峰比划着手指心说道。

    据悉,辛怡受虐待是在2015年9月份的3个晚上,“他们嫌孩子烦,所以就想着虐待孩子。”张少峰从妻子刘某丽口中得知,第一天晚上,其情夫赵某飞用刀片割孩子手指并用热水烫手;第二天晚上用烟头烫孩子手;第三天晚上直接把辛怡用胶布包裹起来倒立了半个小时。自第三天夜晚那次不可逆的倒立之后,辛怡再也没有醒过来。

    面对刘某丽的讲述,张少峰质疑其为何不救辛怡,“当时她给我的理由是赵某飞威胁她,要是救辛怡就会杀了她全家,所以那三天她都没有救孩子。”

    据媒体报道,经审讯,刘某丽承认,小辛怡是她和情夫赵某飞在宾馆幽会时,被赵某飞打伤。在张少峰提供的一份妻子供述书中写道:“我跟赵某飞在宾馆看电视,辛怡哭闹,赵某飞很烦就打了她。用胶带绑了胳膊和腿,用烟头烫,还把她的头往地上砸。第二天中午,发现辛怡没反应了才将其送往医院。”

    “孩子是事发后第二天才被送往医院的,我到医院看到辛怡躺在重症监护室,直接晕了过去。”经当地医院护士提醒,张少峰开始怀疑导致孩子身上多处伤痕的原因。同时,一些关于妻子刘某丽和邻居赵某飞的闲言闲语也传到他耳中。

    病床上的辛怡开始接受电疗。

    2015年9月23日,张少峰向当地派出所报警。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5年9月29日,二人被嵩县警方刑拘。11月5日依法逮捕,12月31日案件侦查终结,并移交检察院起诉。

    如今,辛怡仍躺在北京某医院的病房,“我从小就缺少父母的爱,所以希望辛怡能够醒过来,以后我可以照顾她一辈子,我不希望她跟我一样缺少家庭的温暖。”这个小学未毕业的男子在病房外说着将来的打算,现在医生口中的50%醒来的希望,便是他的支撑之一。

    张少峰的手机里有辛怡3个时期的照片,被虐打前的辛怡白白胖胖,棉绒的帽子戴在她的头上显得逗趣可爱;被虐打当下的辛怡皮肤发紫,身上布满刀伤、烫伤,手上鼓起了硬币大小的水泡;而现在躺在病床上的辛怡,模样已经大变,重要的是,她再也没有醒过来。

    回家后先给刘某丽收拾衣服

    据悉,张少峰与刘某丽相识于2011年,由亲戚介绍,谈恋爱后,在外打工不到一年的刘某丽被张少峰喊回老家。由于订婚彩礼问题,两人私奔。一年多后,刘某丽怀孕快要临产时,张少峰到刘某丽的娘家提出要结婚。生下辛怡后一个多月,刘某丽还到娘家住了数日。

    之后两人在嵩县田湖镇毛庄村老职高学校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张少峰在外打工,刘某丽则在家照看辛怡。

    2015年6月,刘某丽与楼下的赵某飞相识并同居。2015年9月,刘某丽和情夫赵某飞开房期间,女儿被虐待至今未醒。

    如今,张少峰和刘某丽位于田湖镇的家里维持着事发前的摆设,厨房里的柴米油盐都还保持原样,家里还有很多辛怡玩过的玩具。

    张少峰家里很多辛怡玩过的玩具。

    回到家乡的张少峰第一件事便是赶到家中,“这些柜子里还有很多辛怡妈妈的衣服,我收拾下,明天给她送到看守所。”问起他是否还关心刘某丽时,张少峰则回答说这些衣服不送也是浪费。

    打包好两大袋衣服之后,张少峰指着二楼的某户人家告诉记者,那就是赵某飞的家,现在里面住着他的父母。3月16日,记者在洛阳市中院见到了赵某飞的母亲,其一直情绪激动、骂骂咧咧,最后于开庭前离开了法院。

    张少峰站在出租屋的客厅里若有所思。

    邻居告诉记者,事发前很多邻居都听闻了刘某丽和赵某飞同居一事,“张少峰在外打工时,平时看过他俩一起出去玩。”邻居表示,出事之前赵某飞住在此处,目前赵某飞的家中住着其父母和女儿。

    据悉,辛怡被虐待的事发地“家庭宾馆”距离张少峰家两三公里。3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家庭宾馆”,此宾馆由一幢两层高的农村住房改造而成,有的客房里住了三四位住客。记者表明来意后,该宾馆老板情绪激动地表示他们不接受采访,对于刘某丽和赵某飞一事也不愿透露。

    出轨的她生性胆小

    3月15日,记者来到刘某丽的娘家,由于信息闭塞,刘某丽的家人并不知道其在网络上受到舆论抨击。刘某丽的父亲刘华(化名)、奶奶、姐姐都在家中,但三人都回答不出刘某丽的出生年份。刘华表示,刘某丽出生未满月时,便被其母亲带走,直至其9岁时才回到家中。

    “她妈妈走了之后,和别的男人生了个儿子,9岁被她妈妈送了回来。”刘华表示,被送回的刘某丽反应慢且性格胆小,有点大的声音响动她便会害怕得不敢说话。

    回到家中的刘某丽被父亲送到学校读书,但读完三年级,刘某丽便以不想读书为由辍学。在家待了一阵,十三四岁那年,她经由亲戚介绍去了福建打工。“打工期间,由她姑姑介绍认识了张少峰。”刘某丽的婶婶告诉记者,两人认识之后,刘某丽便提前回到家中,之后她便随着张少峰离开家失去音讯。

    对此,张少峰表示,由于自小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在认识了刘某丽之后,准备入赘到刘家,“但当时他们家要五万块的彩礼钱,我就和刘某丽商量着一起出去打工挣钱再回来结婚。”

    在刘家采访期间,其家人多次强调刘某丽生性胆小、反应慢,张少峰也表示刘某丽胆子小,但生活中基本跟正常人一样。

    刘某丽的奶奶非常想念孙女。

    刘某丽的婶婶透露,刘某丽9岁被送回家里时,性格特别胆小,“她说在那边(刘某丽母亲那里)被打,有时候也不给饭吃,回来后我们都觉得她和正常人有点不一样。我声音大点她都害怕地盯着我,一句话不说。”

    刘某丽娘家还有一位80岁的奶奶,自其出事以来,老人的身体每况愈下,“我还能等几年,不知道你出来,还能不能见到你。”老人哭着说。

    刘某丽的父亲拿着从看守所退回的衣服。

    对于为何不去照看辛怡,刘某丽的父亲刘华表示,“我们每次打电话,张少峰都骂我,另外我们也不认识字,真的去不了远的地方。”刘华称,2016年下半年他去过一次看守所,但是未见到刘某丽,带去的新衣服也全部带回了家。

    庭审:情夫完全否认罪行

    3月16日,“辛怡案”在洛阳市中院进行审理,但未当庭宣判。

    庭审当天,张少峰和刘某丽的家人都在庭外等候。庭审时,张少峰因听到赵某飞完全否认其罪行,一度情绪失控中途退出了法庭。“刘某丽直接指控了赵某飞,赵完全否认是自己干的。”庭外,张少峰在家人的陪同下,情绪逐渐稳定。

    张少峰的代理律师计时俊告诉记者,出席庭审的赵某飞否定自己的罪行,“他认为自己没有拿烟头烫小孩、没有倒立小孩、没有拿胶带纸绑小孩,但是刘某丽在庭上完全指认赵某飞。”

    法庭外的张少峰,在亲戚友人的安抚下情绪逐渐稳定。

    计时俊强调,此案的一个关键点是赵某飞和刘某丽都承认事发前一天晚上和辛怡在一起,并都承认辛怡在第二天出现吃不下饭、醒不过来的症状,”赵某飞和刘某丽都承认自己把孩子送到医院,医院也能证明当时小孩送达医院时已是颅脑受伤,身上多处烫伤、撕裂伤。所以无论从刑法理论还是实践来说,都能证明肯定是这两个成年人对孩子实施了某一种侵害行为,导致这个孩子产生这样的情况。”

    计时俊表示,案发现场所查获的烟蒂及胶带,上面都能够查出小女孩身上的皮肤组织、赵某飞的DNA,“那么就证明胶带跟烟头曾经作用于这个女孩,即此伤害行为作为一个连续的伤害行为来说是成立的,虽然无法分清究竟是谁所为,但至少能肯定是两个人一起干的。”计时俊强调,他在庭上的观点是:如果无法区别主从犯的话,给这个孩子造成这么大伤害,应该两个人是共同的主犯,共同受到相应的法律处罚。

    据计时俊介绍,法庭上检察官在讲公诉词时,从人文关怀的角度讲了很多,并且数次哽咽。“我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代理人,也几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刘某丽的辩护人在整个辩护过程中都在流泪。”计时俊说,整个庭审过程非常感人,但赵某飞一直否认自己犯罪。

    据悉,刘某丽从庭审一开始就认罪,计时俊表示,当庭上列出证据来论证是他们伤害了这个孩子时,刘某丽从哭泣到嚎啕大哭再到全身痉挛,并在最后表示,虽然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但是作为孩子的监护人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她表示自己罪不可恕,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计时俊表示,此次庭审比较遗憾的是两位被告人都不愿意就民事赔偿做任何表态,“女方认可赔偿数字,但不愿表态愿意赔偿,男方则是其没有伤害故不用赔偿的态度。”计律师称,检察官给赵某飞的量刑意见为10年以上直至无期徒刑,他提出的是无期徒刑限制减刑。

    刘某丽:希望早点出去照看女儿

    刘某丽表示,是赵某飞虐打的辛怡,“我没有参与,也制止了,他把我推过去,不让我去(带走孩子)。”刘某丽称她因为害怕,没有上前制止,并表示赵某飞还威胁她,“他说你要去碰她的话,我就把你全家给杀了。”

    如今在看守所的刘某丽,每天都会梦见辛怡,“梦见你叫我妈妈,现在多希望你再叫我妈妈,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刘某丽称,每天晚上做梦梦见辛怡在其身边。

    张少峰站在家中儿童贴画前面。

    刘某丽表示,出事之前陪辛怡过过一次生日,“那是在我家过的,那天给她买了好多玩具,辛怡玩的时候也很高兴,”据其回忆,辛怡很喜欢跳舞,“音乐一放开,她自己就在那里跳,只要有音乐她就跳起来。”刘某丽表示,事发前自己每天和辛怡在一起,“骑着电动车带着她去玩、去逛超市,辛怡很乖,(我们)在一起的每天都很快乐。”

    当提出录一段声音给病床上的辛怡听时,刘某丽说道:“辛怡,妈妈很想你,你早点醒过来吧。妈妈希望早点出去照看你,你要早点醒过来。妈妈对不起你,让你这么小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妈妈每天都在为你祈祷,你一定快点好起来,等到以后妈妈出去照看你。妈妈没有做好,妈妈不是一个好妈妈。”

    刘某丽看到辛怡躺在病床上接受电疗的视频后,其情绪激动,“辛怡你这么小,看到你每天这样接受治疗,每天都接受这样的痛苦,妈妈真的很想为你承受这些,你要早点醒过来。”刘某丽最后表示,看到辛怡这样,自己的心像被针扎一样痛。

责任编辑:张秀秀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水母论坛·热图
论坛热帖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4001    鲁ICP备05030178号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shm001@ytdaily.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