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新闻频道>烟台社会
昆嵛山涝夼村吕凤岗:于得水曾在俺家老房养过伤

2014-08-02 09:35:13

来源:水母网   记者:滕新书



    前排右三为吕振山,后排右三为吕凤岗。

    吕凤岗老人。

    水母网8月2日讯(YMG记者滕新书摄影报道) “没想到这么个小村还有这么多红色历史,我现在住的房子是于得水曾经藏身养伤的地方,房主人吕振山当年是于得水的地下交通员。”退休后移居烟台昆嵛山下涝夼村的董淑荣的这一发现,揭开了这个小村的“红色记忆”。

    昆嵛山是革命根据地,被称为“胶东的延安”

    “我现在住的房子是于得水曾经藏身养伤的地方,房主人吕振山当年是于得水的地下交通员。”昨天,居住在昆嵛山下涝夼村的退休教师董淑荣告诉记者,她发现这里山好水好环境好,就和老伴来到这里修心养性,没想到他们翻新的房子正是当年于得水的交通员的老宅,于得水还曾在这里养过伤。得到这一消息,记者随即前往寻访当年革命先辈的足迹。

    顺着牟平到文登的省道303线东行,到了龙泉水库南岸滩上村边,往南山间有一条河,河西岸有一条可两车并行的水泥路,沿着这条路南行三四里,就看到一个路东瓦房、路西楼房的小山村,这就是属于昆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昆嵛镇的涝夼,光听村名,就知道这里水不少,估计当年涝情不断,遂取名涝夼。

    由于山高林密好隐蔽,昆嵛山曾是胶东革命的根据地,甚至被称为“胶东的延安”,诞生过中国工农红军胶东游击队、昆嵛山红军游击队、山东人民抗日救国第三军,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27、31、32、41军的发源地。位于昆嵛山主峰泰礡顶正北方的涝夼,自然也是这片革命根据地之一。

    吕振山当交通员,受于得水影响参加革命

    “我父亲吕振山是在金山寨给人扛活时认识于得水的,于得水鼓动他打鬼子,我父亲就跟着他活动了。”在涝夼村吕凤岗家里,这位78岁的老人告诉记者,他父亲是12年前去世的,死时96岁,虽然父亲曾给于得水当过交通员,但后来一直在村里没出去。

    吕凤岗对父亲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买“五眼鞋”。当时农村人买不起鞋,就穿“猪皮绑”(将一块带毛的猪皮边上打上眼,用麻绳串起来绑在脚上当鞋穿)。有一次,于得水让他父亲去龙泉集上买25双“五眼鞋”———当时农民看到新出的胶鞋稀奇,见它有五对鞋带眼就称其为“五眼鞋”。龙泉的“狗子”———伪军看他买这么多鞋就拦住他问为何买这么多,他就说家里有伙计买回来给他们穿,就这么蒙混过去了。“那天连雨带雪的天不好,我父亲回来后,‘猪皮绑’都冻到脚上脱不下来了,最后用剪子剪,都剪到肉了!”吕凤岗告诉记者,当时他五六岁,懵懵懂懂的,这都是听他奶奶和村里的杨寿山说的。“杨寿山是我们村最早的党员,当时理琪的大印他把着,用个包袱包着,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理琪的办公室。”吕凤岗说。

    于得水受伤在吕振山家养伤,并给他一支枪

    “当时龙泉有鬼子据点,鬼子怕人偷袭就在周围挖了水壕,晚上还有探照灯照着。于得水去打鬼子时被发现了,挨了一枪,就到我家来养伤。”吕凤岗接着说,“那天我回家看到门被面板挡着,就顺着面板钻过去,一看炕上有5个人在说话,随嘴‘哎呀’一声。他们看见我,就把我赶出来了,我大妈也不让我再回去了———后来我才知道是于得水受伤了来这里养伤。”

    吕凤岗回忆说,当时他们家很困难,有一阵地瓜干都吃不起,就把驴草煮了吃。有一天什么吃的都没有了,他奶奶就说饿了喝水。

    “等到傍晚我父亲才背了一袋子地瓜干回来,一人三片两片分着吃。”吕凤岗说,父亲想在村里给于得水派饭———就是让各家轮流给他送饭,于得水不让,怕暴露。后来,他就白天藏在山上,晚上到他们家。于得水在山上时曾藏在涝夼村南的老蜂窝,送饭时不是直接送去,而是一个人送给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再送给他。“老蜂窝是个山洞,里面能藏二三十人,两个洞口,一个通往山顶,一个通往后坡。”吕凤岗说,老蜂窝现在还在,当时洞口有棵树,那棵树后来死了。

    “于得水当年给了我父亲一支枪,我还放过,差点打着我弟弟、妹妹!”吕凤岗说。

    吕凤岗见过于得水

    “于得水我见过至少两次!”吕凤岗告诉记者,“除了他受伤在我家养伤那次,后来还有一次。”

    年近八旬的吕凤岗清晰地记得,就是在董淑荣翻新的那栋房子前,那时是他们的家,有一天他在门口看到西山上下来两个人,巴掌拍了三下,他的父亲就出来接了他们。

    “一个人在门口看着,不让我进去!”吕凤岗说,后来他知道那个进去的就是于得水,过来告诉他父亲他们的司令部设在北面的山上。“于得水喜欢抽黄烟,我父亲还给了他两袋子。”吕凤岗说。“我们家里原来还有一张于得水的相片,他个子不高,眉毛很厚。”吕凤岗告诉记者,“于得水在青岛当了胶东司令后,捎信让俺爹去,俺爹因为家里忙没去,杨寿山就拿着那信去了。”

    杨寿山去了一趟青岛没找到于得水就回来了,回来后和吕振山分析,说信都写来了人不可能不在,他就又去了。这次找到了,于得水还亲自出去接他,问他吕振山怎么没去。杨寿山回来时,于得水给了他一张相片,吕凤岗去他那儿看到了,就跟他要了来。“文革时他们想整俺爹,那相片就被她烧了!”吕凤岗指着眼前的妻子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安雨山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水母论坛·热图
论坛热帖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4001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